虐龙小能手灵珠子

第六章 冰凉之雪

        卡勒克默默走到卡卢比身边默默给师父搭上一个毛茸茸的披肩,夜晚的往生涧有些凉。
      “阿丽昆呢?”卡卢比看着星空没有回身看自家徒弟。
       卡勒克回答道,看着师父的背影竟有些出神停顿了一下才回答道:“已经醒过来了,刚刚喝完药睡下了。”
       “呵~你小子怎么放心跑出来看我?那小家伙的咒你又不是不知道,没有你在身边可是会做噩梦的~”卡卢比轻笑一声回身看向自家徒儿,修长的手指轻轻拂过卡勒克垂在脸侧的银丝。
      “圣女大人留了圣火种应该能撑一段时间…师父……”卡勒克随口解释了一句,唤了师父一声却又停下了,没有继续说下去。
      “是想问中原的事吗?”卡卢比的唇角勾起一抹惊艳的弧。自家徒儿在想什么他能不知道?
       “嗯。”卡勒克微微点头,丝毫不惊讶师父猜出自己的想法。
       “要走了吗?雪儿…那很危险……为师不希望你去冒险。”卡卢比的手指轻轻拂过徒儿的脸颊,浅灰色的眸子中突然流露出几分悲伤。
         师父的手……好凉……卡勒克低下头没有直视师父的眼镜那个能把他看透的美丽灰色双瞳。“为了圣教,雪儿一个人不算什么的。”
       “那阿丽昆呢?”卡卢比说出了那个名字。
        “……”卡勒克沉默了,阿丽昆才15岁中原人20弱冠,西域虽然成年早但他还是个孩子,他不可能带着他出去冒险。他看向卡卢比,“大概要辛苦师父了……”
        “呵…”卡卢比苦笑一声没有再说话将目光再次挪回星空,明教的星空就如同在一层黑色的布料上撒上波斯最珍贵的宝石,闪耀着光芒。
        卡勒克见师父默认松了一口气,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阿丽昆,当然还有这个事事都宠着他的师父。两个放心不下的人在一起,他走到哪里都能安心一点了。
      “bowa(爷爷,在这里表示卡卢比)……dada(阿爸)……”一个糯糯的声音突然在夜空中响起,阿丽昆揉揉眼睛怀里还抱着一只波斯猫的布偶,一副还没睡醒的模样,因为中途醒来没有看见阿爸便跑出来寻找。
       “阿丽昆!”卡勒克一惊,那孩子身上还有伤怎么自己跑出来了。
        卡卢比微微一笑俯身将阿丽昆抱起,“dada还忙,焱儿乖,和bowa回去睡觉好吗?”
        阿丽昆点点头,看了一眼卡勒克,不知是因为走出来太累了还是因为本来就困,十分乖巧的将头埋在卡卢比怀里睡着了。他的师祖也是他的bowa是除了阿爸以外能让他安稳睡觉的人,大概是因为卡卢比的身上也有那种令人安稳的冷香。(毕竟是卡勒克的师父嘛~)
         卡卢比将阿丽昆放回床上盖好被子熄了圣火种卡勒克才摸黑进了帐篷坐在卡勒克身边。
          就算卡卢比不说话他也能知道师父想问什么。
          放心吗?
          怎么可能放心……
          他微微转过身子决定在桌子上将就一晚。月光透过窗子,他微微抬头看见那一轮圆圆的明月。月亮是明尊的影子,但卡勒克看到月亮却想到了阿丽昆的眼睛,那如明月一般的眸子,灵动,美丽。
          同样,在纯阳众人的驻地天轶也看着月亮思念着远在大唐的师父。
        “还不休息吗?”一个熟悉的声音唤回了回了她的思绪。
        “师姐我还不困的~”她回过身给了吕暮清一个大大的微笑。
        “你个小丫头白天闹那么大动静晚上都不累。”吕暮清看向天轶床头放的药罐,“夜帝家的那个孩子,怎么样了?”
        “已经醒过来了。”天轶答道。
        “那便好,明天走前送几味灵虚师叔的回元丹过去。”吕暮清松了一口气,因为事务多一直没抽时间去看看那个孩子。
         天轶微微点头抱住吕暮清,“大师姐最好了~”
         吕暮清脸俏脸一红,“好啦好啦,快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呢。”天轶点点头听话的躺回床上。
         夜,静了。却是风云变幻之时。
         殊不知这江湖之路才刚刚开始。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