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龙小能手灵珠子

伪骚体日月向中秋祭月文|•ω•`)配合文食用更佳(剪刀手)

曌·迟到的中秋贺文·上

幼体素小宝和无欲娘亲预警!!!(划重点)
伪骚体中秋祭月文,实为明吹
怒火烧尽琉璃仙预警!!!
ooc算吾的

琉璃仙境
    一轮明月在天空中高高挂着,翠环山上,琉璃仙境中一片祥和景象。
    五莲池旁,谈无欲着一袭黑纱坐在岸边看着池中白莲出神,月光倒影池中荡出波光。今晚的月亮,真的很圆很亮啊。
    “喂!汝不要紧吧?”话音刚落,一到蓝白身影从天而降落在谈无欲身侧。却见玉逍遥一脚蹬着山石,一手拖着下巴,嘴角上扬笑问道。
      谈无欲微微一愣,他平日里发呆的这个地方除了师兄就没人知道了,小默云的大师兄是怎么寻到这里的?想到对方也是关心自己便答一句,“吾无碍只是看着这池中莲花有些痴了。”
       “别睹物思人了,小无欲呀~哥觉得小素素比这花儿好看,而且~”玉逍遥摸了摸下巴故弄玄虚的停顿了一下才道,“听说今晚的宴会可是来了许多有意思的友人呦~小默云和阿果辣他们正着你呢,别让他们等太久_(:з」∠)_”
       一块黄饼饼状的物体飞出,谈无欲稳稳接住,垂眸一看是块月饼。玉逍遥用大拇指和食指向月才子的方向比了个小心心后化为流光消失。
       真同迹君云徽子所说,他这位师兄从来不按常理出牌。但这样的性格真的让人讨厌不来,看看人家的师兄,再看看某莲…
      唉…罢了罢了……

会客厅
      一切都以准备妥当,中秋宴会准备在会客厅外的莲花池畔进行。那莲池中有个不大的莲台,面对月出的方向设有祭案,案上置有月饼,祭酒与两瓣雕成莲花状的西瓜。
     屈世途环顾一下四周最后核对了一下来客名单。
     练峨眉√ 蔺无双√
     三先天(疏楼龙宿、剑子仙迹、佛剑分说)√
     百世经纶一页书√ 刀狂剑痴叶小钗√
     秦假仙√业灵途√
     丹枫公孙月√ 阴川蝴蝶君√
     药师慕少艾√ 羽人非獍√
     道真双秀(倦收天、原无乡)√
     菩提双子(侠菩提,赮毕钵罗)√
     莫召奴√
     集境代表香独秀???
     时间城特使两人(最光阴、绮罗生)√
     奉天逍遥(君奉天、玉逍遥)√ 迹君云徽子√
     特邀作家组(兰陵不笑生,延陵不折柳)√
     打上勾勾。看看香独秀后面的三个问号想想也知道这位澡王干嘛去了。
     “一切就绪?”屈世途侧身看向青衣宫主。青衣宫主微微颔首。
      
      “你刚刚找月才子去了?”奉天看着刚刚赶到的自家师兄。
      “嗯~还去会了会老友,怎么?吃醋了?”玉逍遥捏捏自家师弟的面无表情的脸。
      “嗯。”奉天轻哼一声依旧面无表情。
      得到奉天这么直白的答案玉逍遥也放心了,以师弟敢对自己说自己吃醋了真的很不容易了,至于墙头…以后还是注意些吧,不能伤了自家师弟。
        玉逍遥饮一口杯中酒凑到师弟唇前将酒渡过去。
       “啧啧啧~好酸。”
     
       “敢如此光明正大撒粮的估计也只有奉天逍遥了。”龙宿托腮看着隔壁桌二人,手指规律的敲打着桌面。此情此景,众人莫名一致的表示了赞同。
       “咳咳~”屈世途暗示性的清清嗓子,“晚宴即将开始,请诸位落座。”
        众人闻言纷纷归位。
        灯光渐暗一道光芒落于莲台之上。墨色身影从天而降,亭亭而立。月才子着一身玄色薄纱,银丝散落垂至小腿,白皙的脚踝上一颗通灵铜铃叮当作响。
      延陵不折柳坐于不笑生身边不自禁感叹一声,“谈无欲乃真仙子!”
      于此同时素还真自空中落在主位旁,日月才子几乎同时落地。“中秋佳节依礼祭月,而这祭月最合适的人选莫过于吾之师弟月才子谈无欲了。”素还真笑道。“师弟辛苦你了( ˘•ω•˘ )”
      月才子看了自家师兄一眼长袖一拂口中清唱道,“维皎皎兮夜光,维疏离兮长空,维望舒兮御月,维羲和兮灼华。”
     净手焚香,檀烟冉冉,谈无欲正要再次吟诵却听一声
    “师弟,等等~”素还真怀中抱琴,足尖轻踏,轻飘到莲台之上。“师兄与你同奏一曲。”
      月才子并未做出过多表情,仿佛习以为常。日才子于莲台上席地而坐,五指拨弦,月之华起奏。这一曲苦境第一歌姬风采轮为月才子所做用来祭月最合适不过。
    “以吾身兮祭明月,以明月兮耀吾心,以苦极兮生灭道,以极乐兮通往生。”月才子对月行三叩拜之礼,刚从垫上起身便听见一声童音穿月色而来。
     “娘亲!!”
     谈无欲一愣下意识转身寻人。只见一个水嫩嫩的娃娃穿着一身白纱发间插一根发钗,细看便明了那发钗主体是莲花,下面坠着排排流苏下是一颗颗紫色的小巧果子通透可爱。
      “小宝?”谈无欲看着小娃娃从石头上蹦过来连忙嘱咐一句,“小心些莫要摔到!”
      小娃娃成功蹦到莲台上二话不说就扑到月才子怀里蹭来蹭去。不知是不是下意识动作谈无欲异常温柔的揉了揉小宝发顶。
     “缘儿莫要胡闹。”素还真虽然嘴上说但依旧不能掩饰眼底的宠爱之意。
     “爹亲~”续缘听见自家爹亲喊自己名字又从娘亲怀里扑到爹亲怀里。
     静……谜一样的安静……
     从爹亲的怀抱中出来发现祭典停止续缘仿佛察觉到了什么,看着娘亲呆呆的表情,脑中回想日前在娘亲书房看见的中秋祭文。
     具体的记不住了吖,小宝一定要帮娘亲把祭典完成(`・ω・´)!
     片刻思索,童音打破了寂静,“有生莲兮~解锋,有万年兮~芬芳。”
     大概是错觉小宝总觉得自己念出来这一句自己现编的中秋祭词宾客们的眼神都变了,有几位女客人眼睛中仿佛闪烁着谜一样的绿色光彩。
      应该是效果不错吧(*゚∀゚*)!小宝这样想着,为了增加祭词的效果续缘飘向岸边,开始在宾客中边跑边转圈圈。白纱飞扬在月光的映衬下,童音再次响起,“有三尺兮~名紫虹,有青锋兮~曰太古。”
      “小宝…!!”月才子终于反应过来了什么想去追小宝却被紫衣半青面的身影侧身阻拦。“吾以为,续缘这中秋祭文做的颇为得体。”练峨眉的嘴角不知何时上扬了一个弧,却不知为何看起来似是欣慰,还不忘感叹一句,“后生才子,自称天下第一却是应当。”
     “前辈抬举了。”素还真起身向练峨眉行礼。
     练峨眉摆手笑道,“日才子多礼了,此子颇得吾心。”
    
     “撰一莲兮~托生,战明圣兮~阴阳。月融融兮同亘古,日昭昭兮贯八荒!”

    静……又是寂静……
    片刻后,哄堂大笑。
    “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谈无欲想不到你也有今天!!!”蝴蝶君险些连人带椅子翻过去。公孙月看不过去执扇敲一下蝴蝶君脑壳,小蝴蝶到是收敛一些捂着脑袋继续笑,最后就连阿果辣也忍不住打开折扇躲在扇后偷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一个月融融兮通亘古!!日昭昭兮贯八荒!!!小莲果还真有你的啊!!来来来玉大阿祖抱!!”玉逍遥边笑边拍着奉天大腿,直接飘出将续缘抱进怀里。
      小宝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玉逍遥放到大腿上,虽然他和这个杯杯不太熟但他感觉出来这个人的身上没有一点恶意,身上还有一股莫名好闻的味道,反手抱住。“玉大阿祖~”
     “好乖!下次来仙脚阿祖给你恰包包如何!”
     “好!”
      正当时只听一声, “素…还…真……拆伙!!!拔剑吧!!!!”响彻琉璃仙境。(凤流啸天警告!)
     “师弟!!!!不是!!我没有!!你听我解释!!!这个祭词真的不是我教小宝的!!!!”
    “这事嘛,只能怪你自己啦,素还真呐~自求多福吧。”屈世途隔岸观火,安慰性质的拍拍素还真的肩膀,“你这做爹亲的就多担待吧。”
      看着暴躁的师弟,素贤人心底一阵波澜,就算祭文是小宝现写的,师弟就算有气也不可能对孩子撒啊!
     “阿弥陀佛,琉璃仙境怕是要难逃这业果了。”侠菩提垂眸抿一口香茗。
      话音刚落,紫色烈焰轰然炸裂,将素还真吞没,琉璃仙境瞬间陷入一片紫焰火海。冷火习习,两道身影电射而出挡在诸位来客身前,一金一银。本想帮个忙的叶小钗被一页书摁到一旁歇着。
      “啊……”
       看到此刻火海,秦假仙惊坐而起,异常兴奋,疯狂摇晃业途灵的肩膀,“这是!这是!!素还真的怒火烧尽九重天!!”
       冷冷声音响起,“分明是怒火烧尽琉璃仙。”火海中月才子一对眼眸中紫焰燃烧。催动二成功力与极阴功体爆发出的杀招丝毫不逊色于素还真本体催出的威力。
     “爹亲!!!!!娘亲!!!!!”续缘愣愣看着紫色业火,玉逍遥放开了搂住小宝的手,看着小宝的背影一抹微妙的弧度勾起。脱离束缚的续缘直接冲出了佛剑分说和一页书的保护。
         “呜……!”被极阴之火灼烧瞬间就有些支撑不住。众人皆惊想将其护住,刹那,一朵白莲绽放将续缘护在其中,月光照在眉心琉璃珠紫色光芒大放,精血感应谈无欲瞬间将至阴火焰熄灭。
     “小宝!!!!”月才子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飞身落到续缘身边将小娃娃抱起检查身上伤势。索性被保护的及时没有受伤。其实玉逍遥在放开小宝前也有在他身上做保护措施,在被紫焰灼烧的瞬间就以天行日月护住其心脉直至白莲绽放。他心中清楚小夫妻间吵架什么来劝架最合适。
       “娘!!爹…爹亲……呜呜呜…为什么要打爹亲…为什么要把家炸掉…”看着怀里抽泣的小娃娃月才子也有些手足无措了,“小宝乖,你看爹亲他不是没事嘛。”
        抬头眼泪汪汪的看看四周,最终寻到熟悉身影。素还真屹立在一片废墟之中却未伤到分毫,就连头发也没烧焦一根。只有他心中清楚,当他距离那火焰只有一寸之遥时那焰停下了。
       “爹亲!!!!”又惊又喜,素还真上前擦擦小娃娃的眼泪,“是你娘亲手下留情了。”
       月才子盯了自家师兄一眼虽然没有怒火了却依旧不想与素还真说话,亲亲小宝白嫩嫩的小脸蛋,“今晚与娘亲回无欲天可好?”
       “好吖好吖!( ゚∀ ゚)娘亲我们把爹亲也带上吧!”
       “……好。”

       由于洗白白姗姗来迟的香独秀看着一半灰烬一半仙境的琉璃仙境表示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了地方。
       无人想起的两位被特别邀请的作家全程都在写写画画,最后联文出了一本新作《日月才子二三事》。
       第二日,几乎全苦境都知道了日月才子的关系,自然是秦假仙的功劳。为了补偿诸位来客,素还真决定在翠环山山顶的无欲天再举办一次宴会来补偿诸位好友。(碎碎念素:因为师弟不可能再把自己的无欲天炸了)

啊!中秋贺文终于和囧香一样姗姗来迟了,高调表白爹亲和娘亲,那个中秋祭文真的是小宝自己写的!!!下篇,会讲讲小宝失忆变小和月才子娘亲之间的事情还有重新在无欲天举办的宴会,手动呀比!!
     

      
     
     

    

中秋贺文。连十六都赶不上了…吾尽快……QAQ

日月组新剧发布会神奇脑洞

(大概后续有车)
8.9新剧发布会的双师兄疼爱师弟梗现在才发出来,惭愧惭愧…
ooc算吾的(*´∀`)

“师弟,累了吗?”素还真迎上前,扶住师弟。今日的新剧发布会要在会场忙活一天,他身为霹雳一哥当仁不让要挑起大梁,就是心疼师弟也要跟他忙上忙下,从舞台上下来根本顾不上吃口饭就要赶下午的发布会。
“我没事…”谈无欲摇摇头,坐在舞台上有些无奈看了看眼前的师兄,和四周还在忙碌的两个师兄。
明明都是素还真一人,但实在是怕他忙不过来只好化体出了两个分身一起工作。
“下午还要忙很久,你也歇一歇吧。”月才子扯了扯师兄的袖口。“吾让逍遥哥去买了珍珠奶茶。”
“那就多谢师弟啦~”素还真揉揉师弟的发顶。
“少来这套!”月才子脸颊羞红想躲开师兄的摸头杀。

“是素还真和谈无欲欸!!日月才子!!!本尊真的好帅啊!!!诶诶诶!!他们在干嘛?!摸头杀吗!!!!!!”

谈无欲闻声急忙推开师兄,这要是被女粉丝看见了就有不良影响了!!
“啊~小姐姐们你们好呀。”素还真向粉丝们打了声招呼。谈无欲坐在一旁看着都能感觉到他们周身都冒着粉红色的小心心。但莫名有种不爽是怎么回事……(叉腰)
“这个是我们给素素带的花花,请你收下!!”领头的小姐姐递出了一捧鲜花,上面还插着一个卡片,写了对素还真的寄语。估计就是各种表白吧…谈无欲心道。
“谁看见最光阴和绮罗生了?”越骄子从后台转了出来,大夏天还穿着厚重的戏服。
“莫不是买饭半路被小姐姐们围追堵截了。眩者以为本就不应让他二人去。曙晨怎么还不回来´_>`别是被人拐走了。”小十七整理完货架喝一口水,他的杯子是新出的周边上边印了少年玉逍遥。
“吾回来啦!!!!!”玉逍遥拎着几个袋子风风火火往回跑。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看见最光阴和绮罗生了吗?”小十七急忙迎了上来,玉逍遥摸摸小十七的头,又把奶茶塞进素还真怀里。“我跟你们说!我刚刚碰到一个小可爱!塞给我好几袋包包!!说要保护我!!还要养我!!!”
“于是逍遥哥一激动把自己卖了?”月才子吸一口柚子茶,好像味道还可以。
“是啊!啊…不对!!!”玉逍遥赶紧摇头,“但吾把吾的魂之碎片给了她一个…”
众人皆一愣,魂之碎片!!多重要的东西!!!
唯有素还真眨了眨眼睛,吸一颗珍珠突然笑道,“也好。让逍遥哥做出这样的决定说不定是位故人呢。”
“对对对!故人!!!诶……小最和小狐狸怎么还没回来???吾要是没恰包包就要饿死了!!QAQ”(逍遥式委屈)
“一时半会儿怕是回不来了……”谈无欲幽幽道。

“辣个…你好,问下可以求下日月才子的粮吗?qwq”一个弱弱的声音响起。
还没等月才子做出反应,素还真就说了一句,“我正想拉师弟自拍呢,小姐姐想照什么样的?”
“emmmmm…”
“亲亲!!”
亲亲哦亲…等等???亲亲??????
谈无欲的脑袋里瞬间炸开了锅。他的师兄素还真在他想要挣脱的瞬间吻上了他的唇。
嗯…还挺软的…
???我在干什么!!!!!!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尖叫声瞬间响彻一片。
道友fans们纷纷举起相机,咔嚓了n多张不可多得的皂片。
没有吻的很深,素还真将师弟放开又问到,“还想看什么?”
“抱抱!!!”
“抱抱啊~”素还真眼角弯一个让谈无欲感觉很危险的弧度,下一秒就被师兄搂住了腰。
“我也来~~”一个蓝色的身影飘落在谈无欲右侧,同样搂住了他的腰。
两个师兄!!!!居然两个师兄一起抱他!!!虽然知道有一个是化身,但……
谈无欲的脸瞬间红了。
“让师兄们来关爱一下师弟,如何?”两个素还真同时在他耳边悄悄说道。
“素还真!!!!!你是故意的!!!!”
“耶~师兄对师弟的一片心思日月可鉴啊~双份的快乐不好吗?”素还真本体吻了一下小无欲的脸颊,直接将人拦腰抱起。
现场再次被欢呼声淹没,就连收银台的小蝴蝶也露头凑了个热闹。

重新看了一眼日月组狗粮的皂片,发现冥冥实力抢镜,调皮!!!!

日月组狗粮,p2是被两位师兄“关爱”的娇羞小无欲(手动滑稽)
辛苦小姐姐们啦,一天辛苦,你们真的敲好看

第十五章 长治,久安

第十五章 长治,久安
    “终于…回来了!”滕天轶伸了个懒腰,有些贪婪的呼吸着长安城郊外的空气,不知是不是因为心里作用明明还没有进城就有那种让人安心的感觉。
    “呼~是啊。”叶喻初也感叹一声,单手叉腰,另一只手轻松将重剑插进土中站在滕天轶身侧眺望着远处那座城
看起来还没有叶喻初重剑高的阿丽昆坐在行李堆上同样注视着那座对于他来说极为陌生的城。他是第一次来到这个离明教如戏遥远的地方。但,这个地方却经常被教中前辈们提起,那是大唐的国都,那是当今世上最为强大的国家,大唐的,长安!是多少人心驰神往的地方。
“阿丽昆是第一次来长安吧?”叶喻初看向身边的小喵,笑问道。
小喵点点头,但好像又若有所思。
他突然想起之前来的路上有很多人对他指指点点,说他是阴阳眼会招来灾祸,还没等阿爸说什么天轶姐姐和喻初姐姐就已经把人揍了。他有些不解为什么那些中原人会这样说,难不成对于他们来说,异瞳就会招来灾祸吗……
长安……大概也一样吧……
一只修长的手附上了阿丽昆软软的发顶,“长安,是能包容一切的,就像大漠的罐子里总是能装不同味道的风干小鱼。”卡勒克的声音在阿丽昆耳边响起,他当然知道自己“闺女”在担心什么,随手将一个东西塞进小喵嘴里。
大漠的风干小鱼!阿丽昆的眸子中仿佛瞬间点燃了一把火瞬间亮了起来,还是他最喜欢的妙火小鱼干!
小鱼干在大漠可以说是一种最为神奇的存在,就是在这样一个缺水的环境里却能被智慧的人们创造出不同的口味。而在圣墓山的不同地方却也同样能制作不同风味的小鱼,每一种小鱼干都是由这片地区所在法王的称号命名的,但也并不是每一种小鱼的味道都尽如人意就比如往生涧出产的夜帝影月小鱼干,味道可以说得上是诡异就连阿丽昆自己也不想多说什么,经常感叹阿爸相同的称号名字的小鱼怎么就这么不好吃,但每次都能看见往生涧牧民的小食摊前看到好多女孩子,天天都有,不管今天天上飞不飞沙子下不下雨每天都坚持,也常常能见到其他法王的弟子。阿丽昆问过阿爸为什么这些女孩子天天都来买小鱼干,明明影月小鱼干并不好吃,但阿爸只是笑笑,默默看向坐在一旁冥想的bowa。阿丽昆跟着阿爸看过去却看到只看到bowa那张特别好看的脸表示并不理解。难不成??那些女孩子是为了bowa的脸来买小鱼干的???
但阿爸是不会骗他的。
如果不是他想的这样,那么这座城,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叶喻初回身看看身后的休息的纯阳众人又看向吕暮清问道,“道长可否同我们进城?”
吕暮清刚想回答却看见一旁的滕天轶突然出现在自己膝下一脸可怜的看着自己,险些笑出声,强忍笑意装出一副严肃的模样道,“进城就不必了,我们还有师命在身,还需早日回山复命。这些日多谢叶小姐照顾了。”
“道姑姐姐客气了,大家都是江湖中人互相帮助,应该的。”叶喻初答道。
滕天轶失落的挪开了,好不容易出来一次这就要回去了啊。吕暮清像是发现了滕天轶的低气压。
“滕天轶,接清虚令。”
“弟子在。”
滕天轶单膝跪地答应一句,但明显心不在焉
“清虚有令,命清虚弟子滕天轶采购山上必需品。限三日内回山,若有违反,门规处理。”’吕暮清的清冷的声音在滕天轶头顶响起。清虚令,就代表清虚子于睿本人的命令。但其实只是师门在传令的时候的一个流程,而真正的清虚令并不是一块令牌,而是一个专属于清虚子的信物。原本在纯阳纯阳五子都有专属于自己门下的信物,但静虚子谢云流叛出师门后不知去向,所以静虚令一直由掌门玉虚子李忘生保管。
但此时的滕天轶直接无视掉了清虚令单膝跪在地上愣了好几秒。三日内回山……三日内回山…
“三日内回山!!!”瞬间炸起来的滕天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师父竟然让她在长安多留了两日!现在她恨不得直接一步冲上华山直奔太极广场紧紧抱住师父的大腿,这真的是,亲师父啊!!
远在华山忙着带着纯阳弟子们日常的于睿脸上难得的浮现了一弯上扬的弧度,徒弟怎么想的她这个当师父的还不知道吗?虽然她门下弟子众多没有办法搞清楚每一个的具体情况,但每一个的个性特点她还是清楚的,她甚至知道自己门下的一些弟子其实对自己没有任何好感,因为当年的那些事情。
但,那又能怎样?师父又有什么是不能包容的,你既拜在我门下,我必全心全意待你,因为从我端起茶杯的那一刻起。你,就是我的徒弟。一日师徒,终生牵绊。
叶喻初见滕天轶半天也没动静刚想去拉一把却被兴奋的差点轻功上天的滕天轶下了一跳,险些一个重剑拍过去。
“叶小姐您看看,这还没怎么样呢就现原形了,尾巴都露出来了。”吕暮清眉目含笑看着兴奋的师妹调侃道。
“那道长何不收了她?”卡勒克心情复杂的看着吕暮清。这么疯的徒弟,清虚子她真的知道吗?
吕暮清同情的看了一眼卡勒克,摇了摇头,“连师父都拿她没办法,我这个小小道姑能做什么。”
全程吃鱼的阿丽昆表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好像是天轶姐姐可以和自己一起进城了。
可能连叶喻初自己都没意识到当她听见吕暮清说天轶能在山下多呆几天的时候她有多开心。她对这个小道姑还是很有好感的,在从西域回来的路上两人就变成了形影不离的好友。有人说只有两个频率相同的人才能成为朋友,而她俩那种相同的频率却是在一次打架的时候体现的淋漓尽致,当有人说阿丽昆的异瞳是灾祸的象征时,他们俩几乎是同时拔剑一左一右杀气腾腾的架在那个人的脖颈上,之后发现有些不妥两个人同时把剑扔了出去赤手空拳的将人揍了一顿。自那之后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好,速度快的卡勒克都有些接受不了,同床共枕什么的根本不在话下。
其实从小在山庄长大的叶喻初其实和外界没有什么接触,直到之后遇到了卡勒克才遇到了真正的江湖,她的原本内向的性格才慢慢开始改善直到变成现在这个八面玲珑的样子。最初的江湖她最熟悉的人就是卡勒克然后因为熟悉卡勒克又熟悉了阿丽昆,也是那个时候她开始慢慢帮大爹和二爹管理山庄的事物,之后她的江湖又增添了各种各样的人,直到现在与滕天轶相遇可能是老天爷最好的安排。
“叶小姐,天轶就拜托给你了,咱们江湖再见!”吕暮清在马上再次行礼,随后催起身下坐骑扬鞭而去,后面的纯阳弟子紧紧跟随直径往华山的方向去了。
叶喻初看着纯阳众人离去的背影默默抱拳,江湖再见。
“咦咦咦?人都走了??”从草丛中钻出来的叶承影发上粘着几片树叶手里拿着两把暖阳草。“我还说天轶姐姐的师兄身子不好经常需要暖阳草就给采点呢。”
滕天轶有些惊讶的看着叶承影,这可是如假包换的藏剑山庄小少爷,竟然连采草药这种事情也会做的嘛?
“谢谢!!”
“你呀~”叶喻初揉了揉叶承影的脑袋宠溺的笑了笑。
“承影哥哥精通神农,还会看病!”阿丽昆叼着小鱼干介绍道。
“哪有那么厉害,他看的都是小病。要是真遇上什么伤筋动骨可就不行了。”叶喻初将弟弟头发上粘的枯叶摘掉,顺便顺了顺那根大马尾。
“时辰不早了,咱们进城吧。”在一旁当了许久吃瓜群众和铲屎官的卡勒克终于说了一句。
西湖藏剑山庄少姑奶奶叶喻初对此建议表示赞成,少姑奶奶的弟弟叶承影表示支持他姐,纯阳宫的道友滕天轶表示双手赞成。
“阿丽昆?”卡勒克唤了一声,没有反应,又唤了一声依旧没有反应。
阿丽昆回过神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卡勒克抱了起来。
“阿爸!”
突然坐在卡勒克肩头的阿丽昆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身下的一切。被弧了三次的卡勒克饶有耐心的安抚了一下肩头的小家伙。叶喻初表示这位大漠来的客人如果是被其他的奇奇怪怪的生物弧了怕是要砍人的。
“走吧~咱们进城。”卡勒克招呼了一下。
叶喻初拍了拍一旁发呆的滕天轶拉住她的手就跑了出去小孩子一样的叫喊着。
只留下叶承影孤零零的牵着三匹马,无奈的笑了笑快步追去。


“队长。”小军官叫了自家队长一声,队长回身看了小军官一眼,顺着他眼神的方向看去,一大一小两个服装奇异的人进入了视线,渐渐的向城门靠近。
“这个服饰…是西域那个地方特有的……”小军官低声提示自家队长一句。
队长眼神一暗,仿佛想起了什么,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让他们进去不要阻拦。”
小军官明显松了一口气,躲避了一场恶战,虽然并不理解队长这么做的用意。
队长见他疑惑笑了笑,突然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小军官不假思索的回答,“长安啊!”
“那长安又是什么地方?”
队长问的问题小军官更加不解了,长安是什么地方怕是三四岁的孩子们都晓得吧。但他还是规规矩矩答道,“长安是大唐的国都。”
“是啊,长安。大唐的国都,是普天之下最为繁华的存在!每天在东西市贸易的胡姆丹(大唐对外国人的称呼)有多少个吗?”队长转过身,小军官摇摇头。
队长伸出右手五指展开。
五。五百?
五千!
小军官惊呆了,这个数字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
“这还是初步统计,算上各国使节,僧侣,外国学生将近三万余人。”在队长的语气中小军官听出了自豪,发自内心的自豪。
“长安,能包容这些人,难道多两个就容不下了吗?就算他们真是那个人教下的弟子又能如何呢?他们又不是真的罪不可赦…”队长顿了顿仿佛想起了什么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小军官虽然好奇却也没有再追问。
“大家心里了,晚上我请大家喝酒!”队长对着值守的将士们高喊一声。
看着精神振奋的下属们,小军官也很开心,队长人真的很好虽然有的时候给人感觉很奇怪,但能这样体恤下属的长官真的不多。小军官开心的想着,哼着小曲正准备继续执勤他就看见一个黑色的人影正在朝城门门岗这边移动,速度快的惊人,还没等他发出示警那个黑色的人影就抢先开口了。
“傅!长!缨!给老娘滚出来!!”一声惊起如同平地惊雷。
一道玄色光芒从黑色人影中分离出来朝着队长的方向直直飞去。
好快!
那玄色光芒竟是直接擦着小军官的鼻尖过去的。近距离观察下他看清楚了那个玄色光芒的本体。那竟然…是一面盾!!
“队长小心!”
傅长缨从一旁守城将士的手中借过一杆长枪。其实从刚刚那个“黑影”出现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只是没想到对方竟然残忍的对他出手了。
没有多余的动作,没有花哨,所有人看到的就是队长抬手将长枪一挥直接将那玄色光芒抽了回去。长枪与玄盾亲密接触发出一声脆响。
只见玄盾被一击抽回那人也丝毫不乱,腾身而起在空中将玄盾接住后稳稳落地。
“早啊,轻眉姐~”长缨将长枪还给执勤将士朝那人打了声招呼。
“早安你个大舅爷啊!你个臭小子竟然跑到这儿来当门卫?空空要是知道你在这儿不把你卸了?安…”
“轻眉姐~咱们换个地方说话?”长缨笑笑看向燕轻眉,一步溜到燕轻眉身侧友好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燕轻眉瞪了他一眼转向他身后目瞪口呆的守城将士们说了一句,“你们队长我先借走了,劳烦各位兄弟再多费心守护长安太平。今晚的酒算我的。”
守城将士们对视一眼,面面相觑,目送这位来历不明的玄甲黑衣人与自家队长离去。
走前玄甲黑衣人还不忘自报一句,“玄甲苍云燕轻眉,谢过诸位。”

阿西吧!居然喝上次更新隔了五个月???qwq

【天地法】是糖!不是刀!少年了解一下吧!qwq

ooc预警!小十七是有人疼的!

十七号诛杀者什么的大概是十二号诛杀者听多了,配合食用bgm殉道之行(或十二号诛杀者)和明月轻灵

乱七八糟

末日十七跪坐在彼岸花从中,双目微闭。
明明是十七号诛杀者为什么……为什么还会有多余情感,那种本就该被扼杀的情感,为什么总是萦绕在心头久久不能散去。好痛……真的好痛,我这是怎么了……那道耀眼得光芒啊,好亮好暖…却是不是我永远的禁忌,无法触碰,更无法奢求的存在。
呜……
末日十七的睫毛微微抖动着,无法挣脱。疼……入骨的刺痛。
光芒啊……我只希望在你堕入黑暗之前能用双臂托住你,哪怕我自己回坠入更深的黑暗我也无所畏惧……
曙晨……
紫色邪气萦绕末日十七周身,欲要侵入本体。
“天圣罡风!”金色的罡风冲入邪气范围净化着。
“十七!十七你怎么了!!”
他听见了……听见了那个声音……
“曙……晨…曙晨……”他慌乱了,在虚无中看不见任何东西,只能凭感觉乱摸。
“十七!十七别怕!我抓到你了!我抓到了!”那个声音从黑暗中传来,掌心中传来熟悉的温度,那么坚定对他而言却又那么讽刺。
“十七冲出来,冲出来啊!”
那个声音呼唤着。
他定了定神,一道金色罡风撕裂黑暗,他趁机从缝隙冲出。
再次睁开双眼,看见的就是那个朝思暮想的却又最不想见到的人。
“十七你醒了!你没事了?”玉逍遥见末日十七清醒过来急忙询问道。
末日十七摇摇头,“我没事。”
“这次多亏了奉天,否则你就危险了!”玉逍遥看向末日十七后方,小十七微微侧身看到了那个支撑自己的人,法儒君奉天。
“……谢谢。”末日十七起身向法儒道谢,却不料法儒大人的手突然摸了摸他的头,“辛苦你了。”
“真是吓死我了,十七你以后可不能这么不小心了!”玉逍遥碎碎念着,君奉天能感觉到师兄攥着自己手心已经湿了。
“我…我知道了。”小十七下意识的放松下来,看着彼岸花丛。
其实有师兄们在…没那么孤独的嘛~

离经哄大宝贝了解一下嘛少年

想撒娇的大宝贝没人哄,最后这个重任交给了离经宝宝……
突然出现的脑洞
ooc!

“亚父,你觉得…离经是一个合格的主事吗……”小离经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离经很优秀,不要多想了。”君奉天摸摸小离经的发顶。
“嗯!谢谢亚父!”小离经的眸子中仿佛闪过一道光,整个人都被点亮了。
正当时,被来德风古道找师弟玩的神毓逍遥撞了个正着。
“奉天你怎么从来都不夸我!?”玉逍遥一屁股坐在二人旁边的椅子上气愤的看着君奉天,一脸受气媳妇的模样。

理想状态
“师兄在我心目中是最优秀的不需要更多赞美。”奉天亲亲逍遥的脸颊,安抚道。
“玉逍遥就是我生命中的光,有你我的生命才有意义。”空降的小十七在玉逍遥的另一侧脸颊落下一个吻。

现实却是
“你还和孩子争宠?”君奉天反问道。
“我……哼!”玉逍遥转过头看见刚着陆的地冥,“十七!你说呢!”
“我说什么?逍遥这不像你啊,你还需要别人夸吗?”小十七答道。
“你!你们!!(都不哄我!!!不哄我…不哄就不哄吧!!!)”玉逍遥起身要走,离经慌乱的看向君奉天和末日十七,见二人都没有动作,情急之下只好自己冲了过去。
“义父!!”离经一把抓住玉逍遥的衣角。“义父可是离经的救命恩人,又是云海仙门的大师兄当是自有风采世人皆知!义父,这是云忘归刚买回来的烤肠!”
最后抱着离经的腰边吃边感叹还是小离经对我最好!!奉天和小十七!哼!!!

少女喵哥,阿丽昆本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