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龙小能手灵珠子

第十五章 长治,久安

第十五章 长治,久安
    “终于…回来了!”滕天轶伸了个懒腰,有些贪婪的呼吸着长安城郊外的空气,不知是不是因为心里作用明明还没有进城就有那种让人安心的感觉。
    “呼~是啊。”叶喻初也感叹一声,单手叉腰,另一只手轻松将重剑插进土中站在滕天轶身侧眺望着远处那座城
看起来还没有叶喻初重剑高的阿丽昆坐在行李堆上同样注视着那座对于他来说极为陌生的城。他是第一次来到这个离明教如戏遥远的地方。但,这个地方却经常被教中前辈们提起,那是大唐的国都,那是当今世上最为强大的国家,大唐的,长安!是多少人心驰神往的地方。
“阿丽昆是第一次来长安吧?”叶喻初看向身边的小喵,笑问道。
小喵点点头,但好像又若有所思。
他突然想起之前来的路上有很多人对他指指点点,说他是阴阳眼会招来灾祸,还没等阿爸说什么天轶姐姐和喻初姐姐就已经把人揍了。他有些不解为什么那些中原人会这样说,难不成对于他们来说,异瞳就会招来灾祸吗……
长安……大概也一样吧……
一只修长的手附上了阿丽昆软软的发顶,“长安,是能包容一切的,就像大漠的罐子里总是能装不同味道的风干小鱼。”卡勒克的声音在阿丽昆耳边响起,他当然知道自己“闺女”在担心什么,随手将一个东西塞进小喵嘴里。
大漠的风干小鱼!阿丽昆的眸子中仿佛瞬间点燃了一把火瞬间亮了起来,还是他最喜欢的妙火小鱼干!
小鱼干在大漠可以说是一种最为神奇的存在,就是在这样一个缺水的环境里却能被智慧的人们创造出不同的口味。而在圣墓山的不同地方却也同样能制作不同风味的小鱼,每一种小鱼干都是由这片地区所在法王的称号命名的,但也并不是每一种小鱼的味道都尽如人意就比如往生涧出产的夜帝影月小鱼干,味道可以说得上是诡异就连阿丽昆自己也不想多说什么,经常感叹阿爸相同的称号名字的小鱼怎么就这么不好吃,但每次都能看见往生涧牧民的小食摊前看到好多女孩子,天天都有,不管今天天上飞不飞沙子下不下雨每天都坚持,也常常能见到其他法王的弟子。阿丽昆问过阿爸为什么这些女孩子天天都来买小鱼干,明明影月小鱼干并不好吃,但阿爸只是笑笑,默默看向坐在一旁冥想的bowa。阿丽昆跟着阿爸看过去却看到只看到bowa那张特别好看的脸表示并不理解。难不成??那些女孩子是为了bowa的脸来买小鱼干的???
但阿爸是不会骗他的。
如果不是他想的这样,那么这座城,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叶喻初回身看看身后的休息的纯阳众人又看向吕暮清问道,“道长可否同我们进城?”
吕暮清刚想回答却看见一旁的滕天轶突然出现在自己膝下一脸可怜的看着自己,险些笑出声,强忍笑意装出一副严肃的模样道,“进城就不必了,我们还有师命在身,还需早日回山复命。这些日多谢叶小姐照顾了。”
“道姑姐姐客气了,大家都是江湖中人互相帮助,应该的。”叶喻初答道。
滕天轶失落的挪开了,好不容易出来一次这就要回去了啊。吕暮清像是发现了滕天轶的低气压。
“滕天轶,接清虚令。”
“弟子在。”
滕天轶单膝跪地答应一句,但明显心不在焉
“清虚有令,命清虚弟子滕天轶采购山上必需品。限三日内回山,若有违反,门规处理。”’吕暮清的清冷的声音在滕天轶头顶响起。清虚令,就代表清虚子于睿本人的命令。但其实只是师门在传令的时候的一个流程,而真正的清虚令并不是一块令牌,而是一个专属于清虚子的信物。原本在纯阳纯阳五子都有专属于自己门下的信物,但静虚子谢云流叛出师门后不知去向,所以静虚令一直由掌门玉虚子李忘生保管。
但此时的滕天轶直接无视掉了清虚令单膝跪在地上愣了好几秒。三日内回山……三日内回山…
“三日内回山!!!”瞬间炸起来的滕天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师父竟然让她在长安多留了两日!现在她恨不得直接一步冲上华山直奔太极广场紧紧抱住师父的大腿,这真的是,亲师父啊!!
远在华山忙着带着纯阳弟子们日常的于睿脸上难得的浮现了一弯上扬的弧度,徒弟怎么想的她这个当师父的还不知道吗?虽然她门下弟子众多没有办法搞清楚每一个的具体情况,但每一个的个性特点她还是清楚的,她甚至知道自己门下的一些弟子其实对自己没有任何好感,因为当年的那些事情。
但,那又能怎样?师父又有什么是不能包容的,你既拜在我门下,我必全心全意待你,因为从我端起茶杯的那一刻起。你,就是我的徒弟。一日师徒,终生牵绊。
叶喻初见滕天轶半天也没动静刚想去拉一把却被兴奋的差点轻功上天的滕天轶下了一跳,险些一个重剑拍过去。
“叶小姐您看看,这还没怎么样呢就现原形了,尾巴都露出来了。”吕暮清眉目含笑看着兴奋的师妹调侃道。
“那道长何不收了她?”卡勒克心情复杂的看着吕暮清。这么疯的徒弟,清虚子她真的知道吗?
吕暮清同情的看了一眼卡勒克,摇了摇头,“连师父都拿她没办法,我这个小小道姑能做什么。”
全程吃鱼的阿丽昆表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好像是天轶姐姐可以和自己一起进城了。
可能连叶喻初自己都没意识到当她听见吕暮清说天轶能在山下多呆几天的时候她有多开心。她对这个小道姑还是很有好感的,在从西域回来的路上两人就变成了形影不离的好友。有人说只有两个频率相同的人才能成为朋友,而她俩那种相同的频率却是在一次打架的时候体现的淋漓尽致,当有人说阿丽昆的异瞳是灾祸的象征时,他们俩几乎是同时拔剑一左一右杀气腾腾的架在那个人的脖颈上,之后发现有些不妥两个人同时把剑扔了出去赤手空拳的将人揍了一顿。自那之后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好,速度快的卡勒克都有些接受不了,同床共枕什么的根本不在话下。
其实从小在山庄长大的叶喻初其实和外界没有什么接触,直到之后遇到了卡勒克才遇到了真正的江湖,她的原本内向的性格才慢慢开始改善直到变成现在这个八面玲珑的样子。最初的江湖她最熟悉的人就是卡勒克然后因为熟悉卡勒克又熟悉了阿丽昆,也是那个时候她开始慢慢帮大爹和二爹管理山庄的事物,之后她的江湖又增添了各种各样的人,直到现在与滕天轶相遇可能是老天爷最好的安排。
“叶小姐,天轶就拜托给你了,咱们江湖再见!”吕暮清在马上再次行礼,随后催起身下坐骑扬鞭而去,后面的纯阳弟子紧紧跟随直径往华山的方向去了。
叶喻初看着纯阳众人离去的背影默默抱拳,江湖再见。
“咦咦咦?人都走了??”从草丛中钻出来的叶承影发上粘着几片树叶手里拿着两把暖阳草。“我还说天轶姐姐的师兄身子不好经常需要暖阳草就给采点呢。”
滕天轶有些惊讶的看着叶承影,这可是如假包换的藏剑山庄小少爷,竟然连采草药这种事情也会做的嘛?
“谢谢!!”
“你呀~”叶喻初揉了揉叶承影的脑袋宠溺的笑了笑。
“承影哥哥精通神农,还会看病!”阿丽昆叼着小鱼干介绍道。
“哪有那么厉害,他看的都是小病。要是真遇上什么伤筋动骨可就不行了。”叶喻初将弟弟头发上粘的枯叶摘掉,顺便顺了顺那根大马尾。
“时辰不早了,咱们进城吧。”在一旁当了许久吃瓜群众和铲屎官的卡勒克终于说了一句。
西湖藏剑山庄少姑奶奶叶喻初对此建议表示赞成,少姑奶奶的弟弟叶承影表示支持他姐,纯阳宫的道友滕天轶表示双手赞成。
“阿丽昆?”卡勒克唤了一声,没有反应,又唤了一声依旧没有反应。
阿丽昆回过神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卡勒克抱了起来。
“阿爸!”
突然坐在卡勒克肩头的阿丽昆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身下的一切。被弧了三次的卡勒克饶有耐心的安抚了一下肩头的小家伙。叶喻初表示这位大漠来的客人如果是被其他的奇奇怪怪的生物弧了怕是要砍人的。
“走吧~咱们进城。”卡勒克招呼了一下。
叶喻初拍了拍一旁发呆的滕天轶拉住她的手就跑了出去小孩子一样的叫喊着。
只留下叶承影孤零零的牵着三匹马,无奈的笑了笑快步追去。


“队长。”小军官叫了自家队长一声,队长回身看了小军官一眼,顺着他眼神的方向看去,一大一小两个服装奇异的人进入了视线,渐渐的向城门靠近。
“这个服饰…是西域那个地方特有的……”小军官低声提示自家队长一句。
队长眼神一暗,仿佛想起了什么,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让他们进去不要阻拦。”
小军官明显松了一口气,躲避了一场恶战,虽然并不理解队长这么做的用意。
队长见他疑惑笑了笑,突然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小军官不假思索的回答,“长安啊!”
“那长安又是什么地方?”
队长问的问题小军官更加不解了,长安是什么地方怕是三四岁的孩子们都晓得吧。但他还是规规矩矩答道,“长安是大唐的国都。”
“是啊,长安。大唐的国都,是普天之下最为繁华的存在!每天在东西市贸易的胡姆丹(大唐对外国人的称呼)有多少个吗?”队长转过身,小军官摇摇头。
队长伸出右手五指展开。
五。五百?
五千!
小军官惊呆了,这个数字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
“这还是初步统计,算上各国使节,僧侣,外国学生将近三万余人。”在队长的语气中小军官听出了自豪,发自内心的自豪。
“长安,能包容这些人,难道多两个就容不下了吗?就算他们真是那个人教下的弟子又能如何呢?他们又不是真的罪不可赦…”队长顿了顿仿佛想起了什么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小军官虽然好奇却也没有再追问。
“大家心里了,晚上我请大家喝酒!”队长对着值守的将士们高喊一声。
看着精神振奋的下属们,小军官也很开心,队长人真的很好虽然有的时候给人感觉很奇怪,但能这样体恤下属的长官真的不多。小军官开心的想着,哼着小曲正准备继续执勤他就看见一个黑色的人影正在朝城门门岗这边移动,速度快的惊人,还没等他发出示警那个黑色的人影就抢先开口了。
“傅!长!缨!给老娘滚出来!!”一声惊起如同平地惊雷。
一道玄色光芒从黑色人影中分离出来朝着队长的方向直直飞去。
好快!
那玄色光芒竟是直接擦着小军官的鼻尖过去的。近距离观察下他看清楚了那个玄色光芒的本体。那竟然…是一面盾!!
“队长小心!”
傅长缨从一旁守城将士的手中借过一杆长枪。其实从刚刚那个“黑影”出现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只是没想到对方竟然残忍的对他出手了。
没有多余的动作,没有花哨,所有人看到的就是队长抬手将长枪一挥直接将那玄色光芒抽了回去。长枪与玄盾亲密接触发出一声脆响。
只见玄盾被一击抽回那人也丝毫不乱,腾身而起在空中将玄盾接住后稳稳落地。
“早啊,轻眉姐~”长缨将长枪还给执勤将士朝那人打了声招呼。
“早安你个大舅爷啊!你个臭小子竟然跑到这儿来当门卫?空空要是知道你在这儿不把你卸了?安…”
“轻眉姐~咱们换个地方说话?”长缨笑笑看向燕轻眉,一步溜到燕轻眉身侧友好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燕轻眉瞪了他一眼转向他身后目瞪口呆的守城将士们说了一句,“你们队长我先借走了,劳烦各位兄弟再多费心守护长安太平。今晚的酒算我的。”
守城将士们对视一眼,面面相觑,目送这位来历不明的玄甲黑衣人与自家队长离去。
走前玄甲黑衣人还不忘自报一句,“玄甲苍云燕轻眉,谢过诸位。”

阿西吧!居然喝上次更新隔了五个月???qwq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