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龙小能手灵珠子

【天地法】是糖!不是刀!少年了解一下吧!qwq

ooc预警!小十七是有人疼的!

十七号诛杀者什么的大概是十二号诛杀者听多了,配合食用bgm殉道之行(或十二号诛杀者)和明月轻灵

乱七八糟

末日十七跪坐在彼岸花从中,双目微闭。
明明是十七号诛杀者为什么……为什么还会有多余情感,那种本就该被扼杀的情感,为什么总是萦绕在心头久久不能散去。好痛……真的好痛,我这是怎么了……那道耀眼得光芒啊,好亮好暖…却是不是我永远的禁忌,无法触碰,更无法奢求的存在。
呜……
末日十七的睫毛微微抖动着,无法挣脱。疼……入骨的刺痛。
光芒啊……我只希望在你堕入黑暗之前能用双臂托住你,哪怕我自己回坠入更深的黑暗我也无所畏惧……
曙晨……
紫色邪气萦绕末日十七周身,欲要侵入本体。
“天圣罡风!”金色的罡风冲入邪气范围净化着。
“十七!十七你怎么了!!”
他听见了……听见了那个声音……
“曙……晨…曙晨……”他慌乱了,在虚无中看不见任何东西,只能凭感觉乱摸。
“十七!十七别怕!我抓到你了!我抓到了!”那个声音从黑暗中传来,掌心中传来熟悉的温度,那么坚定对他而言却又那么讽刺。
“十七冲出来,冲出来啊!”
那个声音呼唤着。
他定了定神,一道金色罡风撕裂黑暗,他趁机从缝隙冲出。
再次睁开双眼,看见的就是那个朝思暮想的却又最不想见到的人。
“十七你醒了!你没事了?”玉逍遥见末日十七清醒过来急忙询问道。
末日十七摇摇头,“我没事。”
“这次多亏了奉天,否则你就危险了!”玉逍遥看向末日十七后方,小十七微微侧身看到了那个支撑自己的人,法儒君奉天。
“……谢谢。”末日十七起身向法儒道谢,却不料法儒大人的手突然摸了摸他的头,“辛苦你了。”
“真是吓死我了,十七你以后可不能这么不小心了!”玉逍遥碎碎念着,君奉天能感觉到师兄攥着自己手心已经湿了。
“我…我知道了。”小十七下意识的放松下来,看着彼岸花丛。
其实有师兄们在…没那么孤独的嘛~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