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龙小能手灵珠子

一昙香·玄都

内含佛妈女相,狐狸缎撒娇,菩提双子以及私设

·三月玄都香十里·

楼至醒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勉强撑起身子,突然发现自己不是在韦驮修界也不是在韦驮殿。

这是,逍遥居。

感觉好像没什么不对的地方,楼至脑袋里还一片混沌重新趴回枕头上。可刚闭眼,各种香艳画面就在脑海中一一闪过。

……

心中默念三遍清心咒,佛者决定还是当成无事发生。

“嗯?至佛你醒了。”缎君衡正巧推门进来,“要不要再睡一会儿?”

“不了。”佛者摇摇头,不管怎样必须起了,佛门还有好多事没处理。

“真的不吗?佛门那边我已经给你请完假了。”缎君衡走到床边把被子重新搭回佛者肩上。

“请假?”这次轮到至佛目瞪口呆了。

“是啊,菩提树那两位批的。”缎君衡笑道。

菩提树。

“侠菩提?”佛者试探着说出了一个名字。

“对。”缎君衡点点头,又替佛者说出了另一个名字,“还有赮毕钵罗。”

缎君衡明显感觉至佛看自己的眼神都不正常了。

菩提双子,世称菩提双圣。佛祖释迦摩尼为众生故,在菩提树下大彻大悟,三觉圆满,证一切种智,得无上菩提。而菩提双子就是那颗神圣之树所得的因果,应天地而生。哥哥侠菩提是前任佛门

衔令者,弟弟赮毕钵罗顺从兄长意志继承了圆回呗的职务。虽然年纪轻轻确是极有作为,再加上侠菩提与人为善,又与圣树之缘,在佛门可以说有极大的影响力了。

“你佛缘不浅啊好友。”佛者拍拍缎君衡肩膀。

“好像还真是不浅…”缎君衡认真的想了想,摸了摸下巴。“不过他俩还是孩子啦~佛门现在运作不是还是要靠至佛嘛。”

“有他们在,佛门后继有望啊。”楼至的唇角勾起一弯弧度。

“至佛!你笑了!”缎君衡敏锐的捕捉到了那抹上扬的弧度。

“嗯?我不能笑吗?”佛者反问道。

“你以后要多笑一点!好看!”缎君衡将人整个搂进怀里磨蹭。

“好啦…别一大早就这么粘人。”楼至将人推开,脸颊已经染上一层红晕。

“对了!”缎君衡起身转了个圈圈,一盘鲜花饼落在佛者面前,“喏,至佛尝尝鲜。”

佛者惊喜,抬眸看看缎君衡,玉指拈起一朵,轻咬一口细细品尝。

很香甜。

“魅生做的?”佛者问了一句。

缎君衡连忙摇头。

佛者见状反应过来,“你做的?”

缎君衡连忙点头。“至佛,怎么样?”

楼至看着缎君衡总有种他在乖巧坐等表扬的感觉,真的很像犬科动物,

“很好吃。”佛者摸摸那只大型犬的头,赏了他一个微笑。

“至佛~~~”(扑过来)

“都说了大早上的别粘人了啊!”(推)

·婆娑之界,既清方寸,菩提树下·

“兄长。”赮毕钵罗从身后环住侠菩提的腰,轻唤一声。

“嗯?怎么了赮儿?”侠菩提停下手头的工作安抚弟弟。

“兄长…”赮毕钵罗蹭蹭兄长脖颈索吻。

“赮儿…乖,等兄长忙完再陪你好吗?”侠菩提侧身回应了弟弟的吻。

“嗯。”赮毕钵罗侧身躺在侠菩提大腿上准备小憩,“缎君衡说那香膏效果不错。”

“你见到他了?”侠菩提面不改色的转移了话题。

“刚刚他来过,给天佛请假,我批了。想必哥哥也是这么想的吧。”赮毕钵罗道。

“嗯,天佛前辈确实应该修养一阵子的。当年忏罪之墙…”

“兄长我乏了。”赮打断了兄长的思绪。

“你睡吧,赮儿。”侠菩提摸摸幼弟的头,将手蒙住赮的眼睛为他遮挡光线。他当然知道赮的心思,是不想自己伤感。他们双子的心意命中注定是相通的,不论相隔多远都能彼此寻找到对方。

·中阴界·逍遥居·

“所以爹亲和至佛真的…?”小十九靠在门边,头歪向一旁的魅生。

“嗯,灵狩大人不是单身了哦~”魅生笑道。

“那个鲜花饼。”十九式蒙眼注视。

“没有黑幕!!那个真的是灵狩大人亲手做的!一开始还失败了好几次呢!”魅生连忙解释。

“不是。是给孩子们的。”小十九重新说明了自己的意思。

魅生眼睛一亮,拍了拍十九肩膀,“那个啊,你就安心吧,我早就准备好了,瞧好吧~”

人界·某家酒店(酒店的名字叫某家)

未到饭点,店小二忙完了中午的工作趴在柜台上打瞌睡,睡的迷迷糊糊间看见有人进门连忙起身招呼一句,“客官是吃饭还是住店呀,现在不是饭点做饭的大师傅出去了,我给您下点面吧,钱不用给。”

“…不是吃饭也不是住店,找人。”清冷的声音响起。

不吃饭也不住店?找人?店小二赶紧揉揉眼睛,看清了眼前人,是个戴金佛面具的褐发姑娘。

“姑娘你先坐,天冷喝茶暖暖,我去喊掌柜的。”店小二招呼那姑娘坐下,在桌上放了壶热茶。

“二的,来客人了?”掌柜的听见了声音,从帘后转出来。

“掌柜的这姑娘要找人。”店小二回话。

“找人?姑娘,你找谁?”掌柜的试探问道。

“找孩子。”褐发姑娘也没喝茶,透过面具直直的盯着掌柜的出来的那个房间。

“找孩子?”掌柜的与店小二对视一眼,“姑娘你怎么知道我家店收留了孩子?”

“阿贤仔?”一个声音在门口处响起,缎君衡披着绒毛大衣抖了抖身上的雪朝屋子里张望,听到声音褐发女子立刻回头。

“啊!阿贤仔你都到了啊,这么冷的天也不加件衣服。”缎君衡进门将抱着的一件白毛绒披风,披到褐发女子肩上。

“恩…恩公!!二的!快!快去喊大师傅回来准备酒菜!”掌柜的拍拍店小二急忙吩咐,店小二应了一声穿起一件棉袄准备出门。

“欸,别忙,今天就来看看孩子。”缎君衡拦住了店小二,“煮一壶糖梨水就行了。”

“糖梨水!快去!糖梨用最好的!!”掌柜的叮嘱一声,见店小二点点头钻进伙房,回身给缎君衡倒茶,“恩公近日可好?这位是?”

“好的很呢,这位是我内人。”缎君衡拉过褐发女子的手用自己的手给她取暖,虽然隔着面具都能感觉到那人的一记眼神刀。

“诶呀!!那可是真是恭喜恭喜!!孩子们!!缎阿爹来看你们了!!”掌柜的朝屋里唤了一声。没多久,一个个裹得严严实实的小脑袋就从帘后钻了出来。“缎阿爹!!缎阿爹!!”

缎君衡挨个揉了娃娃们的头,而褐发女子坐在一旁静静看着,但孩子们很快发现了她。

“姐姐!姐姐!为什么你要带着一个面具呀?”为首的一个男孩子抬头问道。褐发女子愣了愣,抬手取下了黄金佛面。

“哇!!姐姐你好好看啊!”孩子们几乎异口同声说出了内心的想法。

“是…是吗?”褐发女子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是啊!也只有姐姐你这么好看的人才配得上缎阿爹呀!”一个小姑娘认真的看着她。

“孩子们不会说谎的。”缎君衡忍笑原本拉她的手握的更紧了些,“孩子们,这是你们阿娘。”

孩子们更欢腾了,齐齐的喊着阿娘,喊的那人儿脸都有些红了。

“这是魅生姐姐给你们准备的鲜花饼。”阿娘取出一个包裹放在桌子上摊开,芳香四溢。

“谢谢阿爹阿娘!谢谢魅生姐姐!!”孩子们先道了谢,才将鲜花饼分食了,正巧糖梨水也煮好了热气腾腾的端上桌来,寒冷的冬天小店里也很温暖。

“恩公真是好人啊。”掌柜的坐在一旁拉着店小二聊天。“当年有山贼下山来店里抢劫正好遇到恩公才免于一劫,之后恩公与另一位玉恩公救了这些孩子还留了钱在店里让我好生照顾他们,好人啊,真是好人啊。”

“阿爹。玉大阿祖已经好久没来了…虽然每个月都有让人送东西过来…都没办法当面感谢他。”为首的男孩儿低下头。

玉逍遥。缎君衡与阿贤对视一眼,二人都不知道云海仙门近况,应该是比较忙吧。

“估计是最近比较忙,过些时日阿爹亲自带他来。”缎君衡安抚道,心中顺便再次吐槽玉逍遥给自己安排那么大辈分。

缎君衡与阿贤仔没呆多久就告辞了,再晚些就到饭点了不想给店里添麻烦,与店家和孩子们道了别。

二人身形幻化流光重新回到逍遥居,褐发女子片刻不待便重新化为本相。

“至佛,你怎么不多等等,我还没看够呢。”缎君衡搂住佛者本体。

“那你看吧。”佛者推开缎君衡,淡金色的眸子注视着那人。

缎君衡歪头眨眨眼睛,突然认真的盯着楼至。就连佛者被看得也有点不自在,怎么这人看人有一种要把人看透了的感觉啊。

“嗯……果然还是本相最好看了。”缎君衡托腮认真得出了结论。

???

佛者正想发问却被缎君衡抱起。“走啦~阿妈该回家啦~”

“缎君衡!放我下来!”佛者挣扎无果。

“不放~”缎君衡眉眼弯弯将人抱进逍遥居。

只有魅生在家,小十九因为有紧急公务要处理晚餐才能回来。

楼至换了件里衣,如果是在家的话没必要那么拘谨,这话是缎君衡的原话。坐回梳妆台前,解开繁杂的头饰,楼至的头发很长,如果起身的话能垂至小腿。

突然,一个从没有过的印记引起了佛者注意。之前因为化相成恒沙普贤一直都没被发现。

在他的左侧脖颈,有一个金色的印记,如果仔细看的话是一朵花的形状。

这个位置…

楼至轻抚过印记。是缎君衡那天咬过的位置。

这人是属狗的吗?佛者哭笑不得,居然还要在人身上留印,衡仔占有欲看来不是一星半点啊。

罢了,这个位置,到是不怎么碍事。佛者挪开视线将长发放下,拾一把桌上的玉梳重复着动作。

阿妈。

他想起那些孩子喊他的称呼。明明是对女性的称呼,他居然当时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心里暖暖的。到是缎君衡,佛者停下手中的动作。和孩子们在一起那么温柔,不得不说他真的是个好爹亲,好阿爸。不光把小十九养这么大,还帮了那么多凡间的孩子。

不过小十九都这么大了……应该不会喊他娘亲了吧,如果能补偿他失去的亲情那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佛者顿了顿,意识到自己刚刚再想什么。

喊娘亲…算了吧,现在这样就很好了。佛者将玉梳放回桌上。

“至佛,你在想什么?”

佛者的身子僵了僵,发现是缎君衡。那人在他后颈处蹭了蹭,顺手将他整个人搂住。

“没什么。”佛者话音刚落就感觉一个毛茸茸物体滚到自己怀里,一只毛茸茸的褐色团子抬起头。

“…缎君衡?”楼至将团子抱起来与它对视。那团子眨眨眼睛就想往佛者怀里钻。佛者无奈,“都多大的人了还撒娇?”

那狐狸团子委屈巴巴趴在佛者大腿上,如哭泣般一抖一抖的,佛者心中无奈只得将他重新抱回怀中。

“嗷~”瞬间开心的团子在楼至怀里滚来滚去。

楼至修长的指尖顺过团子软软的毛发,手感很好,让人忍不住想多顺几下。

于是就发生了接下来的一幕。魅生进来的时候他的灵狩大人正在对至佛撒娇,尽管不想但她发现自己确实在发光。

“咳……灵狩大人”魅生轻咳一声,将饭菜放到桌上。

“嗯?魅生,十九回来了?”佛者看向魅生。

魅生摇摇头,“刚刚派人传消息回来说有突发情况今晚就不回来了。”

“这样啊…”佛者垂首看看怀里的团子,“辛苦你了魅生。”

流光幻化缎君衡将楼至抱入怀中,“那小子日常这样的,别担心。魅生也去歇着吧。”

双马尾少女退出房间,将房门关上。不知为自从刚刚十九出门的那刻起就有些就有些不安,总觉得好像要发生什么,但那矛头好像……

侧身靠在门边,合眸。

那矛头是冲着天佛大人来的。

希望是自己多虑了吧。

·酆都·主殿·

“查清楚了?”

“回禀陛下,却有此事。”蒙眼少年单膝跪地。“与各殿阎王核实,冥界确实多了不少冤魂。”

“你先去助崔判官吧。”

“是。十九告退。”少年化光消失。

“啧…”位上那人单手托腮出神,“逆天而行,罪无可恕。终究逃不过宿命的。哈~钵花。”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姑娘要出嫁,与她心上人。桃树含苞满枝头,花开灿烂似红霞,夫妻和睦是一家,夫妻和睦是一家。

评论(10)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