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龙小能手灵珠子

一昙香·及第

第二章车预警

·二月及弟探出墙·

自从那日从好友床上醒来,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被他圈在怀里的模样想想都开始脸红心跳了。更别说他迷迷糊糊醒过来时好友看他的那种眼神…

到底是谁把他放上好友床上的啊!

本来那晚想回韦驮殿的结果因为那花的香味仿佛有安神的作用他居然直接在好友床边睡着了…

“臭…咳…师兄该干正事了。”野胡禅轻咳一声佛者这才回过神来。

楼至揉了揉太阳穴,收敛思绪,抬头看向韦驮殿金顶,上层是九重飞天壁画,最顶层是蓝与金的星空,与真实的星空移动同步。是那人专门为他做的灵器,为方便他观星。因为以前为了观星他总是于长庚初上时站在韦驮殿外一直站到启明落下,高处不胜寒,就算是仙者体质需运功驱寒。

运功半悬于空中,一双白皙玉手翻覆,胸前结印,淡金于眼底流转,合眸,观想。

今日人间的祈愿依旧不少啊……

浸入观想的至佛感观着人事百态,却不曾料到这韦驮殿中竟出现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儿。

缎君衡靠在盘龙柱旁看着半悬于空中的至佛好友出了神。至佛已经有几天没来逍遥居了,到底是因为什么呢…就因为那次在自己床上睡了一晚吗?至佛的面皮应该没这么薄吧??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钵花,臭老秃就交给你了。”放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进来却从刚刚就开始沉默的野胡禅突然开口。

“嗯?什么钵花?我还菠萝呢。”缎君衡一副痴傻的样子看着野胡禅。

“……昙君。”

缎君衡一愣随即埋怨道,“干嘛突然这么认真啊,又不是交代后事。你找那个昙君干嘛?他吃饭没给钱??我要是看见他肯定要先揍他一顿。至于至佛嘛~不如交给我,有我在保证比那个昙君强千百倍!”

“最起码要护你无恙吧。”

缎君衡看向至佛的方向,不知是对野胡禅说的还是对自己说,眼底的那抹笑意也随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认真。这是他的承诺,他对他的承诺。

见证了缎君衡对楼至承诺的野胡禅终于踏实下来。

师父曾说过,臭老秃有一劫。这一劫能不能渡的过去完全取决一个关键物品,佛祖释迦摩尼顿悟刹那间凝结之物。他曾经以为是菩提圣树,却并未的出答案,却得到一条提示,昙君优昙钵花。他并不完全确定缎君衡是不是昙君,但这是臭老秃最后的希望了。

没时间了……

“至佛!!”

听见缎君衡唤楼至的名字,野胡禅回神发现那臭老秃又在渡人了。

只见悬空佛者金光环绕周身,胸前结印变换,光芒大放,仿佛天神降世。

渡人,渡心,渡己。渡,神魔一念之间,吾愿以此心,护汝通彼岸。

缎君衡下意识攥紧拳头,就连指甲深深嵌进手心中也没感觉到疼。这人怎么根本不知道心疼自己啊??整天就知道渡渡渡都把自己熬成什么样子了!!

半晌,金光回落,佛光普照。

重新落回地面的佛者没有站稳,直接跌进一个毛茸茸的怀抱。“你是不是修为多的没地方用啊?”缎君衡阴沉着脸注视怀中人。

“好…好友你怎么在这儿?”佛者看清那人面容就挣扎着想起来,却被那人压的死死的根本挣脱不开。

“跟我回家…”缎君衡的声音压的很低。

“啊?”还未等佛者反应就已经被横打抱起。

就这样,诸天护法楼至韦驮就当着师弟野胡禅的面被缎君衡抱出了韦驮殿,不过好在一般情况下韦驮殿附近都没什么人,根本不用担心传出去会有什么影响。

“好友?”佛者唤了一声。

缎君衡没有回应。

“灵狩大人?”佛者又唤了一声。

缎君衡依旧没有回应。

“缎…君衡?君衡?”

缎君衡最终还是忍不住了,“韦驮护法不觉得这个叫法很奇怪嘛?”

“那我叫好友什么?衡仔?”佛者团在缎君衡怀里眨眨眼睛。

“韦驮阁下,你很调皮啊~”

缎君衡的双眸再次和佛者对视,缎君衡的瞳是通透的褐色,没有任何污垢就好像这一眼对视就可以看进他心里一样。

他生气了。是因为我?佛者感受到缎君衡的眼神,身上突然有些冷。

(车见评论!!!)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