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龙小能手灵珠子

一昙香·凌波

11.11缎爹生日快乐~

昙花爹x至佛妈(十三章中篇)

·一月凌波呈素妆·

缎君衡第一次见到那人时他还没有成佛。

“至佛,何为佛?”

“渡人,即为佛。”

“至佛,何为法?”

“本质,即是法。”

“至佛~你的话越来越少了。可有什么心事?”

那佛者一愣,侧身看向那人抱歉一笑,“无需挂碍,让好友担心了。”

“至佛?”缎君衡轻唤一声,最后无奈发现他家佛者又出神了。明明西方世界佛门出身却有华发三千,明明是大慈大悲佛中圣者面容却又异常俊秀。

啧…好看。

缎君衡修长的手指顺过佛者散下的长发。发丝划过指尖,凉凉的。

“好友…”佛者缓缓回身。

“怎的了?”缎君衡继续玩弄着佛者的头发。

“如何解众生之苦?”佛者问道。

“?怎么突然问这个?”缎君衡一愣看向佛者,“至佛不是常言渡吗?”

“渡。是这样吗…”佛者重复一声,垂眸。

缎君衡发现不对,将佛者整个人转过来对视他的双眸,“今日是怎的了?”

“哈~好友吾没事。”佛者再次抬眸,眼底的愁云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某种坚定。

你这哪里像没事的样子??缎君衡心底默默一句。

却听一阵脚步声,十九已经出现在了门口。

“吃饭。”

白发少年双眼上蒙着红布看不清楚表情。

小十九是缎君衡救下来的。他的双亲在与魔界的对抗中被献祭阻挡红潮。而献祭他父母的人就是那位佛者,楼至韦驮 。

他是恨的。他恨他。可他又恨不起来了……

那位佛者,毫不留情的献祭了十几个村民的性命,成功阻挡了致命的红潮为祸人间,拯救了更多的人。他被卷入了红潮,被蛆虫蚕食,他恨,他真的恨…明明口口声声说什么普度众生就可以牺牲少数人成全多数人吗!!命运安排,红潮将他带到了中阴界。缎君衡,他现在的养父将他救起。然后他又见到了他,那个日日夜夜在心底痛斥的所谓佛者。

再见面时,那佛者和当日忏罪之墙时简直判若两人。三千华发散下,面色苍白失去血色,他在他的眼底看到了无尽的疲惫。之后爹亲缎君衡才告诉他,在那天晚上佛者消耗了自己几万年的修为将逝者渡去往生,在忏罪之墙整整跪了七七四十九天,承受了九九八十一道天雷。

缎君衡也记得当年完全不听劝的至佛,执意跪满四十九天,在修为和本源受损的情况下,承担被超度者的所有罪恶,在第四十九天承受八十一道天雷劫。最后一道天雷降下,殷红血液自嘴角溢出。但在那一瞬间缎君衡看见至佛笑了,他终于成全了自己的执念。最后至佛轻唤一声他的名字,还没等起身就软软的倒了下去,缎君衡将人抱在怀里看那佛者昏睡的模样,再次抬头看一眼化为神圣金色的忏罪之墙,再无罪恶。收回目光,幻化流光将人回中阴界疗伤。

黑色十九默默垂首,面对这样一个人,让他如何恨?又如何能恨呢?

“魅生的饭做好了?不知道今天中午又有什么好吃的~”缎君衡起身向厨房去了,房间里只剩下楼至和十九两人。

安静。

过分的安静压抑的人并不好受。

最终还是那人先开口了,“十九…吾……”

“别说了,吾不怪你。吃饭。”短短九个字,白发少年经历了内心的挣扎,最终释怀。

在门口偷窥的缎君衡心中大喜,虽然十九早就找自己谈过此事,但他深知释怀不易,如今能落得如此结果也算圆满。

“爹亲,麦看了。魅生给你做了鸡腿,给至佛前辈做了素食。分开做的。”十九连头都没回就早已知道自家爹亲根本没去厨房。

“嗯?!鸡腿!!”

话音刚落人就没影了,一起不见的还有刚刚愣愣站在一旁的佛者。明显是被自家爹亲拖走了…

爹亲他还真是…很喜欢至佛前辈啊。

少年缓缓回身面朝二人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非常顺利了,一家人在一起吃晚饭。

缎君衡因为心情甚好胃口大开,但因为就着至佛没让魅生把鸡腿摆上来,一桌子全是素食,只自己开了瓶酒,自顾自的喝没一会儿就有点不省人事了。

“他平时…都是这样吗?”楼至看着一手搂着酒瓶一手拿着酒杯却早就去与周公幽会的缎君衡看向十九。他虽与缎君衡关系甚好,但平时其实没什么时间过来,一起吃饭也是难得的机会,否则与十九的事情也早就说明了。

面对佛者这一问题,十九几乎连想都没想连连点头。在看向魅生,魅生也是同样的答案。

“酒喝太多对身体不好。你们就没人管管吗?”佛者再次询问道。这次,二人同时摇头,摇的力道也非常到位。

佛者看罢微微颔首,垂眸思考片刻抬眸说道,“那就让我试试吧。”

闻此言魅生一口茶差点喷出来,强忍心头撼动。十九看起来到没什么太大变化,只是上半身完全僵直。

“至佛前辈,魅生看好您哦~”魅生临抄桌前还向佛者示意了一下。其实像他们这种修炼之人对饭食并没有太大需求,只算是图个乐子,能让一家人聚在一起谈天说地热闹热闹。除了魅生常年在家打理家务,小十九是冥界护法,直属酆都大帝座下,中阴界又是冥魔人三界的交叉区域,也算离家不远,却因公务繁忙不能时常回来,而缎君衡的时间就比较不稳定了,虽然并没有什么正事要干但可以给自己找事做,除了天天在韦驮殿蹲着就是去人间做慈善事业,再者就是去会挚友了。

    说到缎君衡这位挚友就不得不提一下晚餐没有上桌的鸡腿了。缎君衡和这位挚友就是通过烤鸡认识的。这位友人号称是称霸六界,天下第一号的烤鸡王。说来也巧,这两人就因为一只烤鸡结下了这不解之缘。

   那天缎君衡去人间想下下馆子改善一下生活,因为天天跟着至佛吃素食,感觉自己都瘦了不少。可谁曾料到这不大的酒楼居然买卖做的如此好,没一会儿就只剩下一只烤鸡了。这刚想买下来麻烦就来了。那是人身着蓝白衣,白发冠起,身后背着一个白色的剑袋,形状看起来颇像人间的孩子们喜欢的奶糖,再仔细看看这小模样长的还不错,虽然是和至佛不同的风格,看起来还有点可爱。

  “兄台,这烤鸡分我一半可好?”

   嗯?是想要烤鸡的?!

   缎君衡突然警觉,不过看这人还算顺眼想了想还是分了他一半。

  “多谢啦!兄台,敢问尊姓大名?”

  “缎君衡。”

  “我叫玉逍遥,兄台以后若是有事需要可来仙脚找我。”

    缎君衡本来也没在意,但听了仙脚二字默默在心底重复一遍。

   仙脚。玉逍遥?天迹!!

  “你是天迹?神毓逍遥!”缎君衡连忙询问道。

  玉逍遥一愣,“原来我这么出名,兄台你知道我啊。”

   怎么可能不知道!!缎君衡心底咆哮一声。六界料理大赛烤鸡第一人住在上古云鲸背上的云海仙门的天迹神毓逍遥!!!

  “原来好友也喜欢恰鸡!”

   经过一番对话玉逍遥惊坐起,瞒着自家师弟出来居然遇到了知己!!

   话不多说两人便开始吃吃喝喝,却不料天迹不胜酒量险些摔倒被一黄色身影接住。

   嗯?

   缎君衡注视来人,那人也注视着他。

  “吾名君奉天,是来接人回去的。”黄白衣人先开口道。

   法儒君奉天,啧~有意思。缎君衡咂咂嘴,眼底闪过一抹异样的笑意。和玉逍遥是同出仙门,九天玄尊与冥界鬼后所生,后加入儒门,现为德风古道法儒,与自家师兄的关系嘛…自然不言而喻,也不知道是接回云海仙门呢还是德风古道呢~

    “法儒阁下,中阴界逍遥居的大门是对奉天逍遥敞开的。”缎君衡笑道。

     君奉天眼神微变,颔首道谢,将自家师兄抱起走出酒楼。缎君衡耳力甚好,仿佛还听见玉逍遥唤了一句奉天。再之后…他就被十九扛回中阴界了。

  

     佛者看着床上安睡的人。

     夜未深。不知为何每至夜深之时整个逍遥居就会被异香笼罩,很好闻的味道,像昙花。但他深知昙花不可能夜夜都开放,于是也不知缎君衡到底种了什么花了。

     好香。

     佛者嗅到空气中那丝若隐若现的香味,愈来愈浓,仿佛是从缎君衡身上传来的。佛者轻轻起身坐在缎君衡床边,俯下身,浓郁的花香铺面而来。再看那人眉眼,可谓端庄,大概因为是在睡梦中,这么大一个人儿却给人感觉很乖。而且,这味道让人莫名安心啊。

     不知为何,佛者脑海中突然想起一句话。

     吾心安处便是吾乡。

     大概,真是如此吧。

     魅生进来时就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进来,本来想看看灵狩大人是不是又踢被子了,结果却见至佛前辈居然趴在大人床边睡着了,而且…而且这两个人的手居然还无意识的叠放在一起了!!!

     片刻思索,最后魅生还是用特殊方法把至佛前辈放上了大人的床。

     看来不用再担心大人做噩梦了呢。想想以前的时候,大人经常做噩梦必须要喝酒,喝很多酒…

     魅生晃了晃头不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悄悄退了出去轻轻掩上门。

     花香渐浓,一夜安详。

    

    

     

    

评论(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