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龙小能手灵珠子

第十四章 老子姓唐名傲影 灵珠子

第十四章  老子姓唐名傲影
      唐沐影打量着草丛外零零散散的天一教教徒额前一团黑线,这什么破任务,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师父…那我们怎么办?”画无心先看了一眼一旁抱胸的邬欣桦,后者摊摊手表示自己什么都不会管,你们开心就好。
    “怎么办?搅拌嘛~”唐沐影的食指示意性的做了一个搅拌的动作,但脸上的动作却小的十分诡异,不知道在想什么。暗语吗?邬欣桦看着画无心已经行动了,显然是听懂了唐沐影的计划。她弹跳起身向草丛外跳去,在空中停顿的瞬间瞄准了大毒尸的脑袋,一击毙命。
       令人作呕的墨绿色和黑色的液体和大毒尸的脑壳一起被炸飞,那巨大的尸体也轰然倒地。
     这并没有什么,邬欣桦平淡的看着,只要不是唐门刚入门的弟子都能做得到吧。何况目标那么大,打不中才是有问题吧。但她没有注意到一旁半蹲着的唐沐影,诡异笑容越来越深了。
      画无心在还没有落地的时候身体竟然开始翻转,几道银针针就从她身体的不同位置飞出。
      暴雨梨花针!!
      在邬欣桦惊讶的目光注视下,每一根银真都命中了目标,一针夺一命,这个精准度真真可以称得上是恐怖了。但……正常唐门弟子的暴雨梨花针不应该是所有银针都击中同一个目标的吗?就算是散射也没有这么精准吧。
      被银针命中的天一教教徒一一倒地,画无心的身体轻盈的落地,犹如一片墨色的鸦羽,与死亡同在。
     “清场子吧。”唐沐影缓步走出但弩鞘中的机关箭却悄然无声的上了镗。“这个营地不对劲,我到想看看他们又耍什么新花样。”
     “等等!”
     邬欣桦突然拦在唐沐影身前,“任务是让你们清理掉这里。”这句话的意思唐沐影听懂了。没错,任务是清理掉这里,这里已经干净了,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就没有必要再深入敌营了。
      “邬姑娘。”唐沐影突然唤了一声,那声音温柔的邬欣桦都没听出来是叫自己的。“先请回吧。”
       请回?
       是啊,师姐交代的她也完成了,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都和她没关系了。但……
       她看了画无心一眼,正巧画无心也在看她。那眼神给她的感觉就是: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忙完就回去。
        呵呵。
       邬欣桦最后看了一眼这一对师徒,脚尖轻点,竟凭空化作一只碧蝶消失了。
       走了……
       唐沐影注意到那一瞬间自家徒儿原本明亮有神的双眸瞬间就暗淡了。画无心默默低下头披肩的长发挡住了脸,“走了好啊,走了就安全了。”
      徒儿大了,有在乎的人了呢。莫名欣慰的唐沐影温柔的揉揉徒儿的发顶,“还有师父呢。”
     其实师父很温柔的啊。要是正经的时间能在长一点就好了。画无心感受到头顶穿来的温度,并不高,却很让人安心。
      呜~
      呜呜呜~~
      这是…蛊笛!!!
      唐沐影瞳孔急骤收缩,想都没想,一个迎风回浪急速后退同时甩出子母爪直接将画无心拉进草丛反手摁倒,画无心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唐沐影罩在身下护住耳朵。
      “师父!”画无心惊呼出声。唐沐影闷哼一声一头埋在徒儿的脖颈里,全身不能控制的颤抖着,仿佛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但护住她耳朵的双手依然没有收回。画无心也没时间想了抬手就环上了师父的头替她阻挡那诡异的笛声。
      没有了笛声影响的唐沐影慢慢恢复了正常但却迟迟没有清醒的迹象。画无心有些难受的扭了扭身子,那诡异的笛声依然在持续。师父说的没错,天一教确实又要干坏事了,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啊…但师父现在这个样子……
      画无心心一横,召唤出了机关小猪。片刻一只圆滚滚的竹筒小猪就出现在唐沐影的后背上。画无心定定心神,将机关小猪耳边的布条解了下来团成了两个耳塞的形状小心翼翼放进唐沐影耳中。她自己深吸一口气,体内运转起了玄天功,这是唐门独有的心法,但画无心其实不知道,幼时师父传与她好玩的心法竟是唐门最为机密的绝学,内力运转蛊笛的干扰也就小了很多。讲道理这种程度的蛊笛声还不能把唐沐影怎么样,就是为了保护自己,师父根本没有分心来抵抗蛊笛罢了。      
      画无心起身将唐沐影用植物遮掩好,想了想还是蹲下身放下了机关,一个机关弩在顷刻间就伸展完成。
      千机变。
      这样就不用担心师父的安全了。
      安排好一切画无心才抱起师父的凤尾天机,上面闪耀着电弧似的光芒就像师父对她的守护。
      她走出草丛,顺着那蛊笛声浮光掠影潜入了天一教营地。一路上竟然都没有什么守卫,但越往深处走那诡异的压迫感就越强。
      “不要!不要!!救命!!!”
      突然传来的呼救声瞬间引起了她的注意,这种语言是苗疆特有的。天一教抓了苗人!!她靠在墙角摸到甬道深处,屏住呼吸。
       一个巨大的化毒池四周全部是天一教巫蛊师,而那呼救的苗民则跪在池边,有老有少十多个人。
       嘶……
       画无心倒吸一口凉气,这么多天一教徒自己硬闯进去只能是送死。别说人救不了,自己也会栽进去吧。
      如果是师父的话……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那个吹蛊笛的巫蛊师头头怕是活不过下一秒。既然这个方法可行,那就试试吧,赌他一赌。
      呜~呜~~
      画无心瞄准了吹蛊笛巫蛊师头头的脑袋。体内玄天功飞速运转屏蔽干扰,平心,静气,深呼吸,扳机扣动。
      呜呜呜~~呜~
      那蛊笛声突然变调,画无心瞬间感觉眼前一黑脑子里一片空白,手一抖,咔哒!机关触动。
      我日你仙人板板啊!!画无心暗骂一声却无法阻止已经爆射而出的弩箭。
      偏了。
      她失误了,这一发弩箭只刺穿了一个普通天一教教徒的身体,但它就像一个通风报信的毛贼告诉敌人有入侵者,反而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跑?她不能跑,她跑了天一教必然会把这四周翻个底朝天而师父还没有恢复,画无心下决心似的咬破自己的舌尖强迫自己清醒一点。那边的天一教明显已经反应过来了,那就……拼了吧!!
       碰。
      一声轻微的震动在她耳边响起,那是她最熟悉的弩箭出鞘的声音。
      这个幅度的震动……只能是…师父!!!
      画无心惊喜的回头,唐沐影端着的摧山弩还没有放下,见画无心看向自己才说了句,“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不错,师父教的都还记得,现在,为师就展示一下惊羽诀用天罗轨道武器的最高境界,好好学着!”说罢唐沐影腾身而起,巫蛊师头领的脑袋被唐沐影的追命箭瞬间爆掉,那诡异的蛊笛声也戛然而止。
     师父喜欢杜子美①的诗,画无心是知道的,而这句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是出自这位少陵野老的前出塞九首。
     “还愣着,快去救人啊!”唐沐影脚下的裂石弩瞬间炸开,后坐力将她整个人都震的倒退半步。画无心回过神来飞身向化毒池冲去,一个千机变也悄然间在唐沐影脚下安装完毕,惊羽诀与天罗诡道的完美配合,唐沐影夺魄箭同时射出掩护画无心救人,但心中还是暗谈谈一句,还真的是…哈搓搓,瓜兮兮②啊。
       “你们没事吧?”画无心拔出左臂上的小刀将苗民手上绑住的麻绳一一挑断。虽然没听清楚苗人说的什么,但她听出了两个字,谢谢。
       “你们是什么人!敢闯我天一教营地。杀我天一长老!!”
      “听好了,老子姓唐,名傲影!!”面对那人的质问,唐沐影做出了答复。
     “唐傲影?你不是在枫华谷就死了吗!!”那人大惊。
      唐沐影弩箭上膛,“我现在要你死。”一炮连贯几个天一教教徒。
       “你!你们!!毁了我们的一切!!!既然要死,哈哈哈!!那就陪我们一起下地狱吧!!!”
        那巫蛊师疯狂了像是燃烧了自己一样在空中凝出一个巨大的血骷髅。一道蛊印降在唐沐影额前,画无心心头一紧,那个骷髅一样的散发着怨气的玩意儿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蹑云逐月冲出祭台凭着惯性将唐沐影扑倒由后背来承担所有的伤害。
        “啊!!”画无心感觉后背好像被什么东西生生撕开将东西烙在里面,剧烈的疼痛却没使她晕过去。
        于此同时一个紫色的身影从天而降,如同女神降世背后一对蝴蝶翅膀展开,她听见一个清冷的清冷的声音对天一教教徒说了一句什么,是苗语说的太快她没听懂,随后就响起了虫笛声,青白色两道光影从她眼前一闪而过。
         她……回来了……
        然后就恍恍惚惚听见师父在喊自己的名字。嘛~解决了,可以好好休息了呢……
    
       万花
      “你干什么去了?”长发少年面对着巨大的紫藤萝树仿佛在自言自语但手上却在研究机关零件。没有让他等很久就有一道光影出现瘫坐在紫藤树旁,“看个朋友。”
     “看朋友能把自己看成这样?怕不是看媳妇吧。”少年调侃道,但瘫坐那人出乎意料的没有反驳,只跟自己讲了一句,“这几天如果有人找我,就说我闭关了。”
      少年微微点头,注视着那人再次消失。再看一眼紫藤萝树没什么异常便放心了。自顾自的继续研究起零件来,不远处一个阿甘正顶着一只松鼠飞奔而来,那松鼠的小药篮里还装着几味草药。 少年抬眸见是阿甘和松鼠唇角勾出一抹温柔的弧度,起身拿下松鼠的小药篮道一声,“辛苦啦,去休息吧。”但阿甘和松鼠并没有离开,而是在少年身边找了个空地开始拿出一小兜子核桃开始砸核桃。少年看罢无奈的笑笑,默许了两只的行为。
       少年继续靠着紫藤树开始组装机关零件,阿甘和松鼠继续砸着核桃。
      紫藤树的紫色小花悄悄落在少年头顶,他自己可能都没注意到,这样其实挺好看的。
      

①杜子美,杜甫
②四川方言,没心眼的。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