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龙小能手灵珠子

第十三章 交易 灵珠子

第十三章  交易
       “所以,阿诗玛你诱拐我徒弟到底想干嘛?”唐沐影喝一口苗疆产的花茶,一边的地上坐着差点被拐却卖毫不知情的画无心。
       “没什么事。”阿诗玛特别真诚的笑了笑,明明很可爱但却看的唐沐影心底发毛。“有个单子你接不接?能保证提供你们师徒俩以后所有幽兰草的大客户哦~”
       “哦?”唐沐影的嘴角也勾起了一弯不明深意的弧度,“说来听听?”
        邬欣桦饶有兴趣的看着桌子两边对峙着的两人,内心忍不住的偷笑,这两位真是怎么看都像成都交易行谈价格奸商们。低头看看一心一意埋头保养暗器的画无心,听师姐说这人在悬赏榜上也是风流倜傥的人物,堪称巾帼不让须眉。怎么看见自己就和看见天一教尸人似的,但真的会有看见天一教尸人还会脸红的吗???
        “无心!”
        没反应。
        “没心眼儿的!!”
        反应是有了,但吓得唐沐影下意识直接从椅子上蹦起来。
         轰!
        某人由于受到惊吓不小心被触碰到的剑弩机关朝着着一边的巨石就是一发追命剑,那可怜的石头直接炸成了碎块,其中一个刚好落在画无心头上。
        “怎么了!师父怎么了!!敌袭?!!师父你们快退后我……唔呜!!!”画无心只感觉一瞬间自己全身都被捆住了,一个十分湿滑的物体直接堵住了她的嘴。
         脑子呢……这怕不是个痴的?
         邬欣桦捂脸。白灵蛇绝望的看向自家“老婆”青灵蛇(小青小白都是小哥哥都是男孩子昂),刚刚主人为了阻止某个脑子被天一教毒尸吃了的傻子,竟然让他拿自己的身体去堵那人的嘴。不知道这一次回五圣教之后要洗多少遍澡!!!
        “你这是想谋害亲师啊!能耐啦!”唐沐影骂道,抬手就将一旁的机关小猪扔了出去,可怜的机关小猪直接撞进画无心怀里,由于巨大的冲力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差一点就坐盘在她身上的小白身上了。
          她愣愣的看着怀里的木板小猪,并没有觉得师父在生气,因为这个小猪只有在要出悬赏任务的时候才会让她抱着。
         “这个任务,我接了。”唐沐影扛起一个就算是零件都比她胳膊粗的弩,右脚蹬在石板凳上。“还愣着啊,早完事早吃饭啊。”后面这句明显是对画无心说的。
         邬欣桦在师姐的脸上明显看到了奸计得逞的奸商笑容。看起来是东彝族的商人更狡诈,赢得了最终胜利。但邬欣桦不知道,其实就连阿诗玛本人都认为唐沐影这次答应的也太快了,快的都有点不正常。
         “皮皮~替师姐监督他们一下。”阿诗玛唤了邬欣桦一声。这意思明显是让她跟着去但并没有让她出手,就当看戏嘛,在哪儿看都一样。唐沐影一脸黑线的看向阿诗玛,但阿诗玛却回报给她一个卖萌的微笑。“别小看皮皮哦,她很厉害的。而且,万一你们失误了她还能给你们收尸呢。”
        “呵~那你可要跟上了。没心眼的,走了!”唐沐影暴掠而出,在空中旋转三周半后极极速上升,一瞬间巨大的墨翼瞬间在空中展开,就如同黑夜中撕食畏惧者美梦的魇魔,让人从内心深处感到恐惧。
        画无心并没有立刻动身,看了一眼邬欣桦,没有机关翼的五仙家弟子肯定没有唐门弟子飞的快。“要不要我等等你?”
       “阁下多虑了,请先顾好您自己吧。”邬欣桦扔下一句话腾身而起带起一道幻紫色的流光向唐沐影追去。
      下一瞬间她脚边的双生灵蛇也不见了。千绛颌同情的看了她一眼,他是修补天诀的对打架本就不感兴趣,如果有时间还不如研究菜谱。
      画无心愣愣的站在原地,这么快…为什么没人告诉我……

       纯阳
      “炜炜道兄。在下,南宫尔雅,是云儿的师弟。”进来的道人俯首作揖,但沈剑心能明显的感觉到对方传来的恶意。
        云儿?沈剑心偏头看向床边的云居河,这个称呼…呵~有意思。
       “云儿,怎么没听你提起这个南宫师弟啊。”沈剑心双手从云居河身后环住他的腰,下巴枕在他肩膀上,挑衅一般的看着几乎是一脸铁青的尔雅。现在可能给他个机会,他会想直接砍死自己吧,沈剑心想着。
      “炜炜师兄…尔雅是师叔……”云居河的脸瞬间就红了,也不好意思说沈剑心什么。虽然表达不清但沈剑心还是听明白了,尔雅的辈分应该是比云居河大的。
        沈剑心玩够了就不再逗身边人了,要是他再这样下去怕是门边人真的要拔剑砍他了。
       “既然尔雅道兄来了,就带我出去看看吧。顺便见见玉虚子大人。”但沈剑心刚要起身就被云居河一把压住了。“师兄你的伤还没好怎么能出去呢?要见掌门也要先等伤养好吧。”
        “师兄所言在理。道兄若是有什么想了解的,问尔雅便好。”尔雅掩好门,才算正式进了屋。
        云居河搓搓手,这两天天气凉了沈剑心身体还没恢复还是要去搬几床被子来压压才好便道:“那就先劳烦师叔照顾师兄一下了。”转身进了内间。
        见云居河进到内间去了,沈剑心才微微做起身以一个玩味的笑容看着坐在他床前的尔雅。尔雅也不说话就看着沈剑心。
         刷!
        洞玄九天出鞘,直指尔雅的喉咙,但南宫尔雅没有动,就这样注视着沈剑心。
       “像你这样欺师灭祖的小家伙,是不是应该……我来替你师父清理一下门户?”沈剑心笑道,但那剑刃依旧泛着那来自利器的冷光,毫无任何情感可言。
       “你……喜欢你师侄啊~”
        冷…南宫尔雅那一瞬间只感觉到了深深的寒意,仿佛内心中一直被隐藏的东西被狠狠刺穿。
        “我是喜欢师兄……但就算你杀了我也不会变的……”他维持自己的声线,不让它颤抖,说出自己内心深处最后的想法,他真的,很喜欢师兄。虽然他不知道对方是怎么看出来的,但他确定,这个炜炜道人绝对不是一般的道人那么简单。
       “你死了,你师父怎么办?他不会杀了云儿寻仇吗?”沈剑心又问到。
       “不可能,云儿是师兄的徒儿,更是大师伯的徒孙儿师父绝对不会伤害他的。”尔雅笑了笑,面对师父这件事他可比任何人都清楚。
       “哦?呵~但,你所谓的大师伯,不是已经叛道了吗?”沈剑心幽幽道。
       “我不信。”
       “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纯阳子,这小家伙真不愧是你的后辈。”沈剑心大笑一声,收剑回鞘。
       尔雅一愣,这位直呼师祖大名。“前辈认识师祖?”
       “别叫前辈了,叫道友就好了。纯阳子我我也确实是老相识。尔雅,要不要和我做一笔交易?”沈剑心突然问到。
        “交易?”
        “我保证不是什么亏本的买卖,说不定对你追求云儿还有好处~”
         另一边在柜子里翻找着的云居河根本不知道外间的两位做了什么黑心交易。但他知道,自己这个师叔南宫尔雅真的一直对自己有好感,什么事情都是向着自己的,而自己对他也有种说不清楚的感情,虽然这个师叔真的比自己小,有的时候真的很孩子气。
         当云居河推开内间屋门的时候,就看见两个都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这种莫名和谐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今晚只能打地铺了,师兄你伤还没好就不要乱动了。”云居河给沈剑心压上一层厚厚的棉被,然后开始自己打地铺,天色已经不早了,因为照顾沈剑心云居河自己的晚课也让其他静虚弟子帮忙请假了,这几天他真的一直都没怎么合眼。
         “云儿晚上盖这么少不会冷漠吗?”尔雅看着只盖了一层被子的云居河,最后果断回到自己房间抱被子过来。
        “诶!师叔!!”云居河一脸茫然的看着和自己一起打地铺的师叔。
        “师父让我过来守着,师兄你就安心休息吧。”南宫尔雅解释道,困得不行的小云云也没多想就睡着了,一个身影就一下子溜进了他的被子里,不知道是不是有睡觉抱东西的习惯,尔雅刚刚溜进来就被云居河无意识的抱住了腰,搞的某位道长心潮一阵激荡。
         沈剑心也不看床下的两个小东西,他虽然不困但日常的冥想还是要有的,直接无视了某人的小动作开始修炼。
        必须要好好休息了。毕竟,以后的事情,怕是还多的很啊~
      
       
      
       
       
     
     

    
        
        

评论(8)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