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龙小能手灵珠子

第五章 光明

         “ muma(维语奶奶)他怎么样了 ? ”卡勒克一见巫医老人出帐篷就急忙上前询问。
        "balamu(维语我的孩子)你安心吧,他虽然内伤严重但并未伤到元气修养修养就没事
了,草药已经交给那个姑娘了。明尊会保佑你
们的,孩子。”老人的嘴角勾起一抹慈祥的弧
度,安慰的拍拍卡勒克的肩膀。但却有一道视线一直注视着老者的动作,那个在黑暗里的小身影。
       “谢谢您!”卡勒克微微躬身由衷感谢这位
长者。
        老者摇摇手步履蹒跚的向大漠深处的方
向走去,那里大概有更需要她帮助的人们。中原人管他们叫行脚医,但西域的这种行脚医除了会患者索要一些生活必需品就不会再要其他东西了。
         "seneer(维语妹妹)帮我去送送那位muma好吗?把这个交给她。”卡勒克看向一旁站在阴影里的女孩儿,从一旁的罐子中取出一个包裹(里面大概都是风干小鱼)向她递来。她是遥远绿洲牧民的孩子,双亲在对外通商是不幸遇上了黑沙暴。而她则被善良的收民们养大,经常来圣墓山送一些生活必用品供养明尊。
          “可以……吗?”小姑娘怯怯的看向卡勒克手里的包裹,在确认没有什么问题之后飞一般向老人去的方向跑去,临走还不忘说一句“谢谢影月大人!”
          “噗!!”没有忍住的笑声在寂静中十分明显。
         “谁?他警惕的回身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
人。
          青丝被薄纱覆盖,一身正统的西域打扮,而那灵动的眸子深处含着笑意,朱唇轻启笑道:“你也是很好心的嘛~”
         “……只是随手安排一下而已,你想多了~还有你还是适合纯阳那身行头。”卡勒克回应道。
         “切! 不跟你争了,我煎药去了。”滕天轶拎着药篮向外走去。
         “你?还会煎药?”卡勒克一脸不相信的看
着滕天铁。他一直感觉这位女侠并不靠谱。
         “你以为呢?师门的药都是我煎的! 除了鹤筝师兄..他有万花谷专人负责碰都不让我碰。死叶子等我回去就拿药壶扣他脸上,让他一天到晚黏着师兄! 我走啦!”(没错你没看错,花咩了!!)滕天轶怨念的揪起一片因为缺水而干枯的叶子狠狠地揉成碎片打声招呼转身离开。
         卡勒克看着远去的滕天轶,这家伙,生气的样子还挺有意思的呢。突然他发现自己在想一些很危险的事情,他竟然认为她很有意思?!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他用力甩甩头让大漠的风沙带走这个奇怪的想法随即转身进了帐篷。
       帐篷里的烛光明显没有外面的月更明亮。一个小人静静的躺在床上,淡金色的长发开,烛光映照着他的皮肤更加白,就像神山的雪,修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它的主人不知
道在一个什么样的梦境。
       卡勒克侧身坐在床边,按照巫医所说阿
丽昆应该早就醒了,为什么现在还没有醒?莫
名的压抑感沉在他的心头,阿丽昆会不会醒不过来了……
       突然,旁边的人有了动静。睁开眼睛后看
见他在旁边后就一把扯过来,接下来的事情得让他感觉脑袋有些缺氧。
        “唔!”
        阿丽昆毫不犹豫的吻住他的唇,他担心
阿丽昆乱动会触动伤口只好顺从。得到默许的小猫更加放肆,灵巧的舌在卡勒克温热的口腔中缠绵着,过了一会却突然变得疯狂那个小家伙好像故意要把自己弄到窒息一样确定着身边人的存在。
         “阿丽昆…”卡勒克意识到不对微微推开
阿丽昆却没有离开太远,金色的眸子对视着金蓝色的异瞳仿佛清澈的可以一望到底,“怎么了?”
         听到卡勒克的问题阿丽昆却并没有回答直接撞入那人怀里。卡勒克心里知道大光明咒的反噬效果,也许死亡对于阿丽昆来说真的是最好的解脱,他不知道在熬过了多少黑暗后才得到了光明,那仿佛触手可得却又遥不可及的光明。
         “乖……没事了。阿爸在。”
          阿爸一直都在。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