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龙小能手灵珠子

第九章 初心

       “前面就是龙门客栈了。”吕暮清指着茫茫黄沙外的的一片绿洲对着众人说到。
      “将近一天的路程,阿丽昆累不累啊?”天轶回头看看被卡勒克裹得的严严实实的阿丽昆有一点无语,这真是“亲爹”啊。
       “不累,谢谢天轶姐姐~”阿丽昆的声音从白纱中传来,虽然极力掩饰但依旧能听出丝丝倦意。
        “再坚持加一下,马上就到了。”天轶安慰着。到是牵着骆驼引绳的卡勒克没什么反应,精力依旧充沛的波斯猫,并没有长时间的跋涉而疲倦。
          “诶呦?精神不错啊!”突然,一把玄铁打造上面镀着极为精致花纹的短剑向卡勒克飞来,伴着女子的声音从天而降。
          卡勒克微微一笑,弯刀出鞘成功拦截空中的轻剑,失去动力的轻剑插入入金黄的沙子中。
         “是藏剑山庄的轻剑,没有杀意。”吕暮清对众人解释到,拦住了身边想去支援的弟子。
         “呵~”黄衣女子勾起唇角,揉了揉手腕,心情颇好的拔起一旁深深插在金沙里的重剑,弹身而起。
         “好快的速度!!”六合看着黄衣女子的动作不禁感叹一声,带着这么重的长剑还能如此行动自如,这天下也就只有藏剑山庄的弟子了吧。
          “玉泉鱼跃……”一旁骆驼背上的阿丽昆突然幽幽的说了一句,小脸蛋埋在白纱里看不见表情。
           “什么?”天轶看向阿丽昆,有些没听清刚刚小家伙说了什么。但吕暮清却以一个极为复杂的眼神看了小家伙一眼。
           黄衣女子的身法极为诡异,不断在纯阳弟子间穿行,迷惑卡勒克的视角,最后扶摇而上。
            “风来吴山……”
             随着阿丽昆话音刚落,一道黄色旋风便砸了下来。重剑最后拍在金色的黄沙上,空气中充斥着金色的粉尘,重剑的距离卡勒克只有一尺的距离,而卡勒克的弯刀也架在了对方白皙的脖颈上,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动作。
           “喻初姐姐和阿爸一见面就打。”阿丽昆最后在驼背上留下一句话便瞬间脱离的纯阳众人的视线,他再出现时,怀里已经多了一把对于他来说巨大的重剑,和一对属于他爹爹的弯刀。
          “阿恰(姐姐)真的没有防备阿丽昆啊,阿爸也是,否则阿丽昆一个人不可能缴两个人的械…明明说好不打架了的。”阿丽昆抱着叶喻初的重剑没有动,直到喻初亲自将重剑接过,揉了揉阿丽昆金色的猫毛,“阿恰和阿爸切磋一下而已没事的。出来浪都磨磨蹭蹭的,今晚要罚你陪本小姐喝酒。”
          “呵~那要看你的酒怎么样了。”卡勒克摊手,但明显可以看的出见到叶喻初心情都变好了。
         “不会比你们明教的差~”叶喻初的嘴角弯起一抹上扬的弧,接过不知道何时出现的承影手中的轻剑归鞘,转身看向纯阳众人笑道,“感谢各位对家师和家妹(弟?)的照顾,今日龙门的酒算我的,各位歇息一晚再赶路吧。”
          “承蒙阁下照顾,贫道吕暮清,敢问阁下尊姓大名?”吕暮清下马作揖。
          “道长,西湖藏剑山庄叶喻初,叶承影有理了。”喻初承影回礼。
         “原来是喻初小姐和承影少爷!久仰大名!”吕暮清有些意外的看着一旁卡勒克的背影。叶喻初,藏剑山庄的少姑奶奶,叶老庄主长姐家嫡系长孙,随为女儿身但其做事的风格丝毫不逊色于男子,为人豪爽江湖上名声也极好。只是不知与卡勒克的关系如此之好,这夜帝首徒,不容小觑啊…
           明教往生涧
           卡卢比回到法王行宫,送走了两只喵的行宫显得有些冷清,看了看弟子练功的情况便回了寝宫,一天的奔波虽然对于明教法王来说不算什么,但难免心中有沉重,拿过桌上的酒杯自斟自酌起来。
         “怎么一个人喝闷酒…”一个熟悉的音调从他身后响起,就连后背也有些发凉。
          “这个时辰不应该在修炼吗?怎么想起来看我?”卡卢比唇角勾起一抹隐秘的弧度,微微上扬。
          “今日辰时就不见人,去哪了…” 丁君并没有回答卡卢比的问题,只是又向前靠近了一些。
          “唉…把小家伙送走啦~怎么?担心我被人劫走啊。”卡卢比玩笑着,说着俯下身叼起一颗葡萄,本来玩味的动作却让人感觉到赤裸裸的诱惑,跋汗族因为久居地下,皮肤本就苍白在法王宫冷光的的点缀下更加动人。
          突然卡卢比只觉得唇上一凉,一个低温度的柔软物体就附了上来。
           好凉。
          卡卢比一愣,自己的体温本就偏低,这个家伙的体温更低…平时还不喜欢与人接近……幸好自己夜帝行宫整体温度也凉,否则他会难受的吧……
          “葡萄,不甜。”丁君舔舔嘴唇退到两个小鱼干的距离,卡卢比才发现自己的叼着的葡萄不见了。
           “抢了我的葡萄还说不甜?那你说~什么东西甜?”卡卢比摇晃着手中的酒杯笑问道。
          “明天我让洪水弟子给你弄点我们的葡萄。”
           卡卢比有些无语但这个人就是有些所问非所答,好像一直在自己的世界里。
          “你,到是很甜。”丁君突然说了一句,卡卢比一个没注意差点从波斯垫上摔下去。
          “葡萄酒的感觉。”
           卡卢比微微平稳下气息调侃道:“寒王大人还对葡萄酒感兴趣?”
         “不是对葡萄酒感兴趣。”丁君端起夜光杯将葡萄酒一饮而尽,下一秒那温凉的物体又贴了上来,甘甜的葡萄酒滑入口腔也带着一丝丝凉意,他才意识到丁君几乎是没有穿上衣的,他们明教本来也不讲究那些中原人的礼数,只是他的极寒体质……真的不会冷吗?
           他下意识的还住那人雪白的脖颈,将自己的并不高的体温传递给那人。
           冷……好冷……他接触到他冰凉的皮肤就像严冬的冰。
           是因为造化轮的原因吗?
           为了延续他性命融合了天山冰魄和昆仑玄铁的造化轮……
          “傻了?连寒气都不知道用内力挡一下?”丁君推开卡卢比,急忙拉过一旁榻上的披风将人裹住,这个傻子刚刚竟然都没有运功抵抗造化轮的寒气,真的怀疑是不是早上忘记吃小鱼干了。
            “没有……”卡卢比微微低头,良久才说出一句,“夜深了,今晚就留下吧,我让徒儿们给你准备一下。”说罢起身向外殿走去。
            玄溟抱着比自己还高的被褥走进殿门,这堆……真的有点沉,不!很沉!!!虽然他还是没想通为什么圣女会把自己借调到夜帝门下,但夜帝卡卢比真的是…好帅啊!!!
            他抱着的这一堆被褥是从寒王殿800里加急送来的,送被褥的洪水旗弟子还说什么没见过师尊在外留宿??还有一帮师姐都在讨论什么寒王攻还是夜帝攻什么的,这大概是一个很哲理的问题吧…罢了罢了,想那么干什么,明天还要回妙火宫看圣女!!✧٩(ˊωˋ*)و✧
             一只脚刚踏进内殿还没等反应过来,两个几乎重叠的人影犹如千斤重雷落在他头上。
            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卡卢比师尊的手臂环在寒王大人的脖子上!!!!为什么卡卢比师尊的嘴唇那么白?!是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找大漠里的游医muma(奶奶)看一下!!寒王大人那个表情是担心了吗!!!!!原来他还有别的表情!!!!!
            小玄溟的心中仿佛有十万只波斯猫飞奔而过一片狼藉。就在他回过神来时,卡卢比已经向外殿走来,身上还披着一个披风。
           “卡卢比大人!”玄溟行礼,右手抚上左肩。
           “回来了?辛苦你了。一会儿忙完边去歇息吧。”卡卢比唇角随便一抹平易近人的弧度足以摄人心魂,小玄溟看的差点连被子都拿不住了,赶紧谢过进了殿中。
           殿中刚刚还在的的寒王大人突然不知去向,他十分乖巧的替两位法王大人铺好床铺,突然瞥见一旁的书案的纸上卡卢比师尊的字迹。
             初心莫负。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