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龙小能手灵珠子

第七章 炽热之焱

           今天阿丽昆醒的格外的早,好像丢失了什么东西一样左找找右翻翻最后直到卡卢比出现的时候才突然扑过去,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希望的看着bowa问出了一个问题。
        “阿爸呢?”
         卡卢比微微一愣,俯下身将小家伙抱起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呜…”
          一丝细微的呜咽声穿入卡卢比的耳朵,怀中的小家伙传来轻微的颤抖。已经,知道了吗?他安慰性的揉揉小家伙凌乱的金毛。
         “呜……阿爸…不要阿丽昆了吗?阿爸也不要bowa了吗?阿爸讨厌阿丽昆了吗?”
          卡卢比手腕的力度默默加紧了些,阿丽昆的这句话听的他心底都不好受。“……想去找他吗?”
           阿丽昆一愣,一对泪汪汪的异瞳看向卡卢比。卡卢比微微一笑轻轻在阿丽昆额前落下一个吻,“我的小月亮所有的愿望bowa都会尽力实现的。”
           “bowa……”阿丽昆搂住了卡卢比白皙的脖颈将小脑袋埋在师祖的颈窝,因为阿丽昆眼泪的缘故本就漂亮的锁骨蒙上一层水渍如刚出浴一般禁欲。阿丽昆不知是淘气还是觉得新奇,灵活的小舌头舔了舔师祖的锁骨,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眼泪的味道…有点咸。
           卡卢比看了看屋外训练的弟子,自言自语的说了句:“如果…夜帝突然失踪,会不会很有趣?”说罢还下意识的看向圣墓山的方向,那个人……会来找自己吗?

           遥远绿洲
           卡勒克最后看了一眼身后的圣墓山,那个他从小生活的地方,他的家。
          “怎么?舍不得走?”天轶调戏意味的看向卡勒克。
           “呵。”卡勒克淡淡一笑牵着骆驼的我引绳跟向前方浩浩荡荡的驼队。
            舍不得走?开什么玩笑!他当然舍不得走,但是……
           卡勒克垂眸,轻轻叹一口气。
           “陆大侠好像有什么心事啊。”吕暮清好像看出了什么,叫停了自己的坐骑翻身而下,在卡勒克惊讶的眼神中弯腰捧起了一把沙子用布包好。“给。”吕暮清把包好的沙子交给卡勒克,解释道:“这是我们中原人的习俗,要远行的时候都会抓一把故乡的土,你收着吧,虽然~我觉得现在好像有更好的东西能让你带走。”
           卡勒克疑惑的看着吕暮清对自己的身后打了个招呼,看神态好像对方还是一个级别很大的人物。
           他回过头两个熟悉的身影就撞进了眼底仿佛再也挪不开了。
          “阿丽昆!师父?!”
           阿丽昆已经重新换回了那一袭黑衣头上依旧立着两个可爱的小耳朵。只是他身边的夜帝大人一改往常的穿了一身白衣,胸口处却是一个深深的v字型露出雪白的皮肤,意外的性感。
            “我是来给你送人的。”白衣青年嘴角勾起一抹人畜无害的弧度,暗橘色的眸子深处含着一抹笑意。“去吧。”他柔声安抚一下一旁黑色的小猫,不怀好意的捏了捏他的小懒蛋儿。手感不错!
             “bowa……”阿丽昆的小手拉住了卡卢比的衣角,小脑袋微微低下看不清楚表情。
             “去吧,忙完就回来,我在家等你们。”白衣夜帝抱住阿丽昆柔软的小身子安慰着。
            “bowa有事阿丽昆不在家的时候就去找寒王大人哦,他一定会帮bowa的。”面对着小家伙的叮嘱夜帝也没太在意,丁君那家伙冷冰冰的就和他的名字似的,但是确实和自己十分要好。而且,他还期待着自己失踪一天那家伙会有什么样表现。不过,这小家伙还真是贤惠啊,长大了肯定是贤妻良母(!!划掉)肯定了不得。
              卡卢比从身后抽出两把弯刀递到阿丽昆手里。“本来是想阿丽昆成年再给你的,现在嘛…这上面有圣女大人的光明咒所以没有一般弯刀的戾气。照顾好自己,答应bowa好吗?”
               “嗯!”他用力点点头,下意识的向前一步,看着遥远绿洲外的大漠黄沙和沙丘下的阿爸。他默默的闭上了双眼,当再次睁开的那一瞬间眼底就只有坚毅了。
                阿丽昆在吕暮清赞许的眼神中轻功飞来,黄风吹掉了他的帽兜,少年缓缓落地,金色的长发微微有些卷曲,在卡勒克还有些出神的时候薄唇轻启。
              “在下影月座下弟子陆逐焱。承蒙道长照顾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