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龙小能手灵珠子

第四章 流沙

《江湖不可说》第四章  流沙   作者:灵珠子
         阿丽昆漫无目的的游走在大漠的风沙中。从师祖卡卢比的夜帝行宫出来他就一直闷闷不乐。他的阿爸!明教护法夜帝大人他的师祖最宠爱也最得意的影月卡勒克竟然被一个中原来的女子拐走了!而且过了这么久都没来找他!一种被人抛弃了的感觉在心底萌芽。
         “阿丽昆?你怎么来了?”陆烟儿散了身边的弟子,看着情绪低落的阿丽昆关心道。虽然和阿丽昆关系很好但他平时也不经常来往生涧下面这片绿洲的。
         “被人抛弃了,有女人就不要我了。”阿里昆怨念的回答了圣女的问题,一屁股坐在圣女身侧的石头上看着满地的猫咪发呆。
         “是影月吗?他不会的。”陆烟儿带着红色的面纱看不见表情但语气却十分诚恳,对于圣女而言阿丽昆是她最好的朋友,从当时卡勒克把他带回圣教开始,他们的初见。他是她最忠实的信徒,她也是他最好的朋友。在这个有曾经的米丽古丽留下过很多故事的圣墓山,她有了一个知己,一个只属于她的,和前任圣女没有任何关系的知己。所以即使她一心一意修炼断情也没有影响他们的友谊。“你要是没地方去了可以来我这里啊。”
           “谢谢~”阿丽昆感激的一笑,“但…唉……猫儿,你别安慰我了……他要是没抛弃我,现在早就该来找我了。”阿丽昆抱着一只黑色金瞳的波斯猫背对着圣女,全身散发着低沉的气压。猫儿是阿丽昆给圣女取的外号,原因是她总是喜欢和波斯猫在一起。但身为圣女的陆烟儿其实很喜欢这个没有前任的名字,简单干脆,也只有在没有旁人的时候阿丽昆才会叫圣女这个名字。
          “万一要是有事情耽误了呢?焱(阿丽昆的中原名字),你太心急了。圣典上说意气用事的结果都不太好的。”陆烟儿缓缓道,纤纤玉指安抚似的拢了拢阿丽昆淡金色的长发。
         “我不像你,能什么事情都想的那么开,我的猫儿。”阿丽昆抓一把风干小鱼喂猫,嘴里碎碎念着。
           陆烟儿想了想,果断的抓了一把小鱼塞进阿丽昆嘴里,“那就不要想了。”
          阿丽昆一脸惊讶的看着陆烟儿。(圣女!你学坏了!)
          “食物可以减轻一定的痛苦,这是圣女说的。如果是在圣教,风干小鱼是最好的选择。”陆烟儿面无表情却又十分认真的说着,让阿丽昆想到了遥远绿洲贩卖中原特产的商人在宣传自己商品,让人哭笑不得,但又十分暖心。
           勉强吞下小鱼干。一阵剧烈的痛楚却如狂风卷黄沙般袭来直逼内心深处。眼前瞬间一片黑暗,就如同被明尊遗弃的信徒,再也无法获得光明。
           “呜!!”
           “阿丽昆!!”
            见阿丽昆突然无力单膝跪地,陆烟儿呼唤的声音也提高了几分。在这声呼唤中带着圣女的祝愿,而圣女本就代表着明尊代表着光明。
           “阿爸…阿爸……”阿丽昆在黑暗中挣扎着,他看见了,流沙在无情的吞噬他最重要的人,他拼命的想要挣脱扑到那人身边,就算是死也要和他死在一起,但那无尽的黑暗吞噬了一切连他的心一起,迷失。
           那一瞬间,陆烟儿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温度下降了一大截。
          阿丽昆光明咒发作了!不是说这几年都没有太大波动的吗?
          圣女没有再继续思考。玉指轻弹,瞬间在空中打出圣火印。
          既然是黑暗,那就让我帮你驱散吧,吾友。
          在万丈光芒中,如同天降圣女,那如同驼铃儿般清脆的声音在往生涧中响起:“光明慈父,知义知情,启我澄心,苏我明性。怜我世间,魔尘坌染,除恶扬善,唯光明故。”
         从天而降的琉璃火彻底撕破了黑暗。他低头看着落在掌心的光焰,真的好亮,好温暖……  
         陆烟儿惊喜的看着阿丽昆已经回复明亮的异色双瞳。压制住了!
        “阿爸……流沙……”阿丽昆干涩的唇中艰难的吐出四个字。圣女的反应何等迅速急忙安抚道:“卡勒克?这不可能的,他身为明教弟子怎么会不知道死亡之海的流沙呢。”陆烟儿分析道。
         “他和中原人在一起…”阿丽昆补充着,有些艰难的拉住勉强支撑他站立的陆烟儿。
         “中原人吗…这样,你好好待在这里,我这就派人过去支援。”陆烟儿镇定道,身为圣女她更不能乱。而且她心里清楚,阿丽昆和卡勒克有一种特殊的感应,因为当时把阿丽昆带回明教的时候失血过多,卡勒克亲自给他用的渡血术才保住了他的性命,所以阿丽昆的身体里是有卡勒克的血的。至于为什么卡勒克会这样做,没有人知道。
        “不行……我要过去……”阿丽昆的眼底一股深红色的暗流涌动着。
       “你的身体,行吗?”陆烟儿没有阻止,只是关心的问了一句,手中的圣火焰在空中炸出一朵近乎完美的红色火焰花,看到火焰花的明教弟子会立刻赶过来支援。
        “没事的,猫儿。”他惊艳一笑,后退几步便腾空而起,弯刀在空中画画出两刀金色的弧度便消失不见。留下陆烟儿看着那残留在空中的光焰。
        这是……执念啊。
         死亡之海
        还没有到映月湖,要不是说要切磋一下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卡勒克有点后悔刚刚和滕天轶切磋,赌注是谁赢了对方就必须答应对方一个条件。结果这位女侠真是连看都不看就往流沙海的方向跑结果一下就陷了进去。他为了救人也跳了下去,用技巧把人拖上来之后自己却越陷越深。
       “这可有点麻烦了…”卡勒克苦笑一声勉强不让自己的身体乱动。身为明教弟子他知道如何脱身。但是他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容乐观,在刚刚切磋中他输了,滕天轶在掉进流沙之前爆了气场他在慌忙之中没有注意。虽然伤的不重却很难脱身了。
       “你干嘛要救我出来?!”滕天轶怒视着沙子中的卡勒克。
      “我不救你等着看你死吗?而且在明教死了一个纯阳弟子对我们圣教有什么好处,怕是你那个师父会踏平圣墓山吧。”卡勒克反问道。
       “我师父才不会!反正我刚刚赢了,我的条件是你必须活下去!给你绳子!”滕天轶抛下一截绳子,但依靠她一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拉的动。
       活下去……多么奢侈的愿望。他知道如果没有三五人是根本不能把自己就出去的。现在,他只希望自己不在阿丽昆能好好活下去,那个小家伙一出来就不见人影了,不知道现在在干什么,好好活下去也不负他辛辛苦苦把他从红衣地窖挖出来。
        “阿爸!!”
        一声熟悉的呼唤穿入他的耳膜,那道白色的身影已经冲进了视线。“阿丽昆?你怎么来了!”
         阿丽昆并没有回答他,站在流沙前看了一会儿后毫不犹豫的抽出滕天轶背后的长剑划破自己的左手手腕。
         “阿丽昆!!!”他慌了他知道阿丽昆要干什么。这个孩子再一次在自己面弄伤自己。当他再次抬头是金蓝色的双瞳已经变得血红,那个他在熟悉不过的颜色。大光明咒的诅咒,需要用鲜血激化刚刚圣女的暂时封印也在瞬间冲破。
         血红的杀戮无法被控制。阿丽昆缓步走入流沙中,周身的气息只剩下血腥。诡异的是沙子竟然没有下陷,就这样直接让阿丽昆把卡勒克从沙子中像拔萝卜一样拔出,抱出流沙海,就如同连自然都要服从的修罗之神。滕天轶已经看呆了,这是要多大的力气才能把人从流沙里拔出来,而且人脆弱的身体还没有像萝卜一样断掉?
          唰!
          弯刀出鞘,刀锋直逼滕天轶的脖颈。她能感觉到那刀刃上传来的嗜血气息,如此致命。
         “qizil(维语红色,阿丽昆在红衣教的名字)!!停下!”卡勒克几乎是用自己仅存的力量站起来却被对方压制的不能动弹。
        “是我害他掉进流沙的。那,我就自行了断好了。”滕天轶想都没想抽出腰间的匕首却直接被阿丽昆打掉,一到红光闪过,秃鹰那巨大的身体掉落在地,拍起巨浪般的黄沙。
         一道血色的液体自阿丽昆嘴角溢出缓缓流下,画出一道惊艳的红。
        “我又没说…要你的命……呵~阿爸……没事了……”
         阿丽昆笑了,他唇角的那道可以惊艳天下的弧度。杀戮随之褪去极为纯净的金蓝色双瞳如同大漠的日月最后熄灭化为黑暗。
        “阿丽昆!”卡勒克一把接住了失去意识的白色人影。膝盖却与沙子重重摩擦。
        他在昏迷中听见有人在呼唤他和阿爸的名字,大概是猫儿派的人找来了。
        好累。
        阿爸的气味很香啊,不过,大概以后再没有机会闻到了吧……
        阿丽昆不知道,其实是卡勒克一路上抱着他回到的往生涧,就算有其他弟子想要接替他他也没有放手。
            

虐儿子一波,顺便伪师徒吃豆腐(明明是真的!伪个毛线!)心疼儿子这次玩脱了,乖乖的给你小鱼干~\(≧▽≦)/~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