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龙小能手灵珠子

第二章 缘

《江湖不可说》第二章  缘  智障作者:灵珠子
        当他赶到的的时候驼队的朝圣者们已经脱离了险境。
      “可还有人在里面?”他询问道。
      “还有一个白衣姑娘!是她救我们出来的。”一个中年的朝圣者喘着气急忙道。
      “这么好心的姑娘愿明尊庇佑她,不要让她受到伤害。”另一位朝圣者全身颤抖的祈祷着。
        他没有再多停留提着弯刀就掠进了死亡沙漠,留下一位部落牧民照顾驼队。看见他轻功的速度,一位中原习武的商人想起了什么突然问道: “敢问刚刚哪位银发大人是?”
        牧民抚摸着骆驼的绒毛自豪的回答道:“是圣教护法夜帝卡卢比大人的唯一亲传弟子,影月大人。”
         
         死亡沙漠
         她怎么也没想到马贼会在所有人最为放松的时候偷袭驼队。直到黑压压的身影将他们包围她才发现,她太累了,大漠的风沙使他寸步难行,几乎磨灭了她所有的感官和力气。这可恶的马贼害得她与同门失散,现在又来在她眼皮子底下抢掠财物?
         她让其他人先逃走,马贼头领抡着一对大刀朝她砍来,她的手已经握在剑上,手心中也出了一层细密的汗。也罢……擒贼先擒王。
         剑出鞘!一瞬间剑刃已经落在马贼头领的脖颈,她仿佛能听见鲜血奔腾的声音。
         那一刻她犹豫了……
         但是在战斗中迟疑一秒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刀锋已经割入她的皮肤。疼痛,鲜血刺激着她的神经,但现在还手为时已晚。
         我…要死了嘛。她绝望的闭上双眼。师父……轶儿怕是要让您失望了……
        一道身影悄然潜入夜色,同一时间出现在马贼首领的头顶,一道完美的蓝色弧度划过夜空直直穿入马贼首领的脑袋。
         碰!
         待她再次睁眼时,马贼首领那硕大的身躯轰然倒地。一个白发男子正在离她不远处玩弄着一对弯刀。
         头领已死,小喽啰们也不敢再胡作非为,都直勾勾的盯着那个白发男子,好像盯出个窟窿。突然一个老马贼跪下高呼:“多谢夜帝大人影月大人饶命!!!”其余的马贼也都跟着跪下一起高喊,而且还一声比一声大,回荡在死亡沙漠的上空。
          男子不在玩弄弯刀,冷冷的瞥了他们一眼,只说了一个字:“滚。”
         只见那一群人赶投胎似的跑了,只剩下她和那个男子。她打量这个白发青年,他的发就如同华山的雪,眸子就像大漠上空的明月,她可以肯定这种绝世美貌在长安掰着手指也数不出几个。但又极为不同,他就想就像这西域盛产的昆仑玉一样,是天地所造。
          “那个……刚刚谢谢……你…听的懂我说的话吗?”她试探的询问着,因为她也不知道这位红颜美人到底听不听得懂他们中原人的语言。
         “不谢。”他幽幽答道,虽然是两个字但吐字却十分清晰,和中原人没什么两样。
         “你会中原话!大侠!敢问尊姓大名?”她兴奋道。
          他瞥了她一眼,临走前留下一句话,“你们中原人不是讲究缘分吗?若有缘再见我再告诉你吧。”
          她微微一愣看向那天边远去的流光。会有下次吗?会有的。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肯定。
          下次!如果下次再见面我一定会问出你的名字!
         “师姐!师姐!!我可算寻着你了!”六合的声音远远传来,那是纯阳的师姐师弟来找她了。
         “轶清,你没事吧?”大师姐吕暮清一段轻工赶路在空中留下内里震荡出的太极图轻轻落在她身前。仔细打量着她全身上下看看少没少什么零件又将水壶递给她。
        “大师姐我没事。”她漫不经心回答着,水也没喝几口,好像失踪几天的不是她一样。
        “你这丫头能不能好好跟着大部队啊,乱跑什么。”吕暮清拉出她的手,浮尘照着那白嫩的手掌不清不重的抽了下去以示惩罚。“无以规矩,不成方圆。亚圣的话教育你们这些没规矩的孩子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六合也没像你这么调皮,都是师父宠你。害得大家找你这么长时间。”
         “师姐~我错啦~别说我了好不好。我错了,我回去抄十遍道德经,给师兄弟们赔罪。”轶清子撒娇式的抱住吕暮清的腰还和猫似得蹭了蹭。
        “就拿你没办法。”吕暮清无奈的摇摇头,这个师妹也是这清虚下一代弟子里面最难管教的,可师父她老人家偏偏就喜欢这个师妹,更何况这个小师妹除了练剑不用功,却生的可爱,性格活泼,还很善良,连她自己都喜欢,这种事还能找谁抱怨?
        “谢谢师姐!”轶清子欢脱的飞奔出去回到久违的纯阳众人中,虽然她才离开了不到三天。
         吕暮清看着和六合一群人打的火热的轶清子。其实讲道理,她这个师妹也不是真正的中原人吧,她的祖上本是南诏藤冲国(现云南省腾冲)人作为派遣使者,他的父亲也一直兢兢业业处理着大唐与南诏的关系。当年为了表示出对大唐的诚意,将自己的女儿送到纯阳宫。所以这个师妹的身上留着南诏的血液,来到这不是中原的异地估计也会很开心吧,虽然不是自己家乡。
         但她不知道,自己这个师妹开心的真正原因,是想再看见她的救命恩人。
        穿过这片沙漠就到明教了。轶清子的眸子中仿佛闪过一道光。
          缘…有缘……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一定……
            
          
          
     

评论

热度(9)